风暴魔域挂机刷魔石,快速培养幻兽升星教程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风暴魔域挂机刷魔石,快速培养幻兽升星教程您當前的位置:风暴魔域挂机刷魔石,快速培养幻兽升星教程 > 文學論文 > 少數民族文學論文

风暴魔域下载不了:回鶻佛教文學發展歷程及其文學成就

時間:2019-04-09 來源:河西學院學報 作者:王紅梅 本文字數:22830字

风暴魔域挂机刷魔石,快速培养幻兽升星教程 www.awyiy.icu   摘    要: 宋元之際, 伴隨著佛教在回鶻民眾中不斷洪傳與興盛, 回鶻佛教文學獲得了長足的發展?;傖椒鸞濤難Ь艘桓齜⒄鉤墑斕墓? 早期文學作品基本上為譯經文學作品, 由梵文、吐火羅文、漢文等文本翻譯而來的, 包括原始劇本、佛傳故事、本生故事、譬喻故事, 等等;至中后期, 出現了許多優秀的編譯作品或原創作品, 一些漢文、梵文佛典被改編成韻文體佛典, 還涌現出回鶻文原創作品, 包括哲學原著、詩歌、碑文、題跋, 等等?;傖餃嗽詵牒何姆鸞濤難ё髕肥? 傾向于借鑒并綜合多種漢文版本, 還善于進行一定程度的改編, 將散文體編譯成優美的韻文體作品?;傖轎氖櫨兇哦撈氐難涸戲絞接朐下山謐? 其最顯著的特點就是首韻法?;傖轎姆鸞濤難ё髕肥顆喲? 內容豐富, 極大地豐富了中國佛教文學以及西域佛教文學的寶庫, 并對河西地區的蒙古族以及后來的裕固族都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關鍵詞: 宋元時期; 回鶻; 佛教文學; 首韻法;

  Abstract: During the Song and Yuan Dynasties, with the continuous spread and flourishing of Buddhism among the Uighur, the Uighur Buddhist literature has gained considerable development.It has undergone a process of development and maturity.Early literary works are basically translated classical literary works, which are translated from Sanskrit, Tocharian and Chinese, including original scripts, Buddhist life stories, Jataka stories and metaphorical stories.Until the middle and late period, many excellent adaptations or original works appeared, and some Chinese and Sanskrit Buddhist scriptures were adapted into rhyming texts while original works in Old Uighur language also flourished, including philosophical works, poems, inscriptions, postscripts and so on.When translating Chinese Buddhist literature, the Uighur tends to draw on and integrate various Chinese versions and are good at making some adaptations converting the prose into beautiful rhyming style.Uighur poetry has unique rhythms and meters, and its most prominent feature is alliteration.With its large number and rich contents, the Uighur Buddhist literary works have greatly enriched the Chinese Buddhist literature and the Buddhist literature of the Western Regions, and has had a far-reaching influence on the Mongolian and the Yugur in Hexi Region.

  Keyword: Song and Yuan Dynasties; The Uighur; Buddhist Literature; Alliteration;

  佛教是維吾爾族歷史上流傳長久且影響深遠的宗教之一?;傖餃俗畛踅喲シ鸞逃φ厥加諛筆逼? 唐貞觀年間曾有回鶻酋長名為“菩薩”。漠北回鶻早期崇拜萬物有靈的薩滿教, 至牟羽可汗時, 始奉摩尼教為“國教”。九世紀中葉回鶻遷居西域、河西諸地, 相繼建立了高昌、甘州、沙州等地方政權。在當地興盛的佛教文化濡染下, 回鶻摩尼教勢力走向衰落, 逐步為佛教取而代之。至10世紀末, 佛教成為諸回鶻汗國境內最為重要的宗教信仰, 發展出獨具特色的回鶻佛教文化。1

  作為世界性宗教之一, 佛教自產生伊始, 善于運用文學的形式闡述其深奧的哲理, 在發展與傳播的過程中, 更是借助于文學、藝術手段來彰顯佛法的博大精深?;傖餃絲嵐難б帳? 皈依佛教之后, 依據漢本、吐火羅文本、梵本佛典, 將本生、佛傳、譬喻類文學作品譯成回鶻文。宋元之際, 回鶻佛教處于興盛時期, 佛教徒造詣深厚, 譯經抄經蔚然成風, 將一些漢本佛典編譯成韻文體作品, 并創作出許多優美回鶻文佛教詩歌。至元代, 一些久居內地的回鶻佛教徒在中原禪宗的熏陶下, 使用漢文創作了一些優美的詩詞。

回鶻佛教文學發展歷程及其文學成就

  十五世紀后畏兀兒人徹底改信伊斯蘭教, 回鶻文在西域地區被廢棄, 許多佛教類文獻及其文學作品遭到人為的毀滅, 因而, 保存至今回鶻文佛教文學作品數量有限。據國內外已刊布的文獻, 回鶻文佛教文學作品可大致分為三類, 其一為譯經文學, 由吐火羅文本、漢文本等翻譯而來的散文體作品, 包括原始劇本、佛傳故事、本生故事、譬喻故事等, 其中年代最早、篇幅最長的當屬《彌勒會見記》, 2其二為編譯文學, 將散文體漢文、梵文佛典改編成韻文體作品, 如《須大拏太子本生》《觀無量壽經》《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行愿贊》, 等等。其三為原創作品, 用回鶻文字創作的文學作品, 包括贊美詩、發愿文、功德文、題跋、碑文等, 如《彌勒頌》《觀世音菩薩贊歌》等贊美詩。本文在借鑒國內外學者的研究成果基礎上, 3系統地考察了回鶻佛教文學發展歷程及其文學成就, 并求教于方家。

  一、譯經文學

  回鶻佛教文學主要接受了印度佛典內容的影響, 發展出獨具民族特色的佛教文學。印度佛教善于運用通俗易懂、栩栩如生的故事闡述深奧抽象的哲理, 循循善誘地勸導民眾重德向善, 使之領悟佛法真諦, 并自覺遵循佛教戒律, 從而達到教化百姓、歸正人心的目的。這些蘊含哲理的故事受到回鶻民眾的青睞, 率先譯成回鶻文, 流傳極為廣泛, 影響深遠。這類佛經文學作品主要包括佛傳故事、本生故事、譬喻故事等。

  五代時期, 回鶻佛教徒開始將佛教經典譯成回鶻文。目前所知首位杰出的回鶻翻譯家當屬十世紀生活于別失八里 (今新疆吉木薩爾縣) 的勝光法師 (Singqu S?li Tutung) 。勝光法師語言功底深厚, 精通回鶻文、漢文、梵文、吐火羅文等多種語言文字。他據漢本翻譯了《金光明最勝王經》《妙法蓮華經》《玄奘傳》《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觀身心經》等佛典。他的譯本準確嚴謹, 優美流暢, 堪稱上乘之作, 因而流傳甚廣。在勝光法師的譯著中, 篇幅最長、流傳最久的是回鶻文本《金光明最勝王經》 (回鶻文題作altun?nglüg yaruq yaltr?ql?γqopda k?trülm??nom iligi atl?γnom bitig) 。為了渲染善惡報應的思想, 勝光法師在第一卷補譯了兩則抄經故事, 將抄寫該經贖罪起死回生及重病痊愈的故事增添進去。4《金光明最勝王經》殘片在新疆吐魯番、甘肅酒泉等地均有出土, 數量多達上千件, 其中年代最晚的抄本是清康熙二十六年 (1687) 抄寫于沙州 (敦煌) 的寫本, 1910年由俄國學者馬洛夫發現于甘肅酒泉文殊溝, 現存圣彼得堡。5勝光法師的譯本兼具翻譯精準與辭藻優美的特點, 流傳時間長久, 影響范圍廣泛, 成為回鶻佛經文學史上的典范之作。由此可見, 十世紀回鶻佛教徒既已具備深厚的佛教造詣與文學素養。

  (一) 原始劇本文學

  《彌勒會見記》是回鶻文學史上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佛教文學作品, 也是我國各民族 (包括漢族在內) 現存最早的文學劇本, 在我國佛教文學史上占據重要的地位?!睹擲棧峒恰瘋笪謀疽巖攀? 亦無漢文本, 目前僅存回鶻文本與吐火羅文本, 但是吐火羅文本不如回鶻本保存完好?;傖轎謀盡睹擲棧峒恰分饕行陸鼙?、德國勝金口本、德國木頭溝本等版本, 其中以哈密本最為完整。哈密本于1959年由當地牧民發現于哈密縣天山公社脫米爾底大隊 (今新疆哈密市天山區板房溝鄉) , 雙面書寫, 現存293頁。6吐火羅文本于1974年發現于焉耆縣七個星千佛洞, 僅存44頁, 每頁雙面用工整的婆羅米文字書寫, 但殘缺不全, 破損嚴重。7因而, 哈密本《彌勒會見記》最為完善, 為研究彌勒信仰提供了彌足珍貴的資料。

  彌勒, 回鶻文寫作Maitri, 梵文寫為Maitreya, 即未來佛, 是繼承釋迦摩尼之佛位、在未來世中拯救眾生的法王, 在佛教中地位極為特殊重要?!睹擲棧峒恰方彩雋順鏨諂怕廾攀蘭業納倌昝擲帳芴焐衿羰? 拜見釋迦佛, 接受其授記, 并修煉成佛的故事?;傖轎墓鼙盡睹擲棧峒恰繁4嫦嘍醞旰? 故事情節較為完整。關于《彌勒會見記》的名稱、作者、譯者在回鶻文哈密本第1、3、6、10、12、16、25章末尾都有大致相同的跋文。其中, 第一章跋文如下:

  精通一切經論的、像甘露一樣痛飲毗婆沙諸論的圣月菩薩大師從印度語制成吐火羅語, 智護戒師又譯為突厥語的《彌勒會見記》書中的“跋多利婆羅門作布施” (第一章) 完。8

  據此跋文, 圣月菩薩大師 (Ary?antri Bodiswt K?i A?ari) 將該劇本由印度語 (?natk?k til) 翻譯成吐火羅語 (toxri til, 即古代焉耆語) , 智護戒師 (Prtnarak?it Kranwazika) 又從吐火羅語翻譯成突厥語 (türk til, 即回鶻語) 。至今尚未發現梵文本殘卷, 而新疆出土的吐火羅本亦殘缺不全。所依據的印度語底本究竟是哪部梵文本經典, 尚不能斷定, 或許根本就沒有梵文底本。有學者認為《彌勒會見記》的吐火羅本“根據印度語本制成”的說法只是一種假托, 實則為當地彌勒信仰的產物。9

  自《彌勒會見記》回鶻文本發掘問世以來, 引起了學術界的重視與討論。目前學界對回鶻文《彌勒會見記》的研究主要側重于文本譯釋、年代考證、文體性質以及文本對勘等專題, 但對文獻本身的內容及其所反映的彌勒信仰則論述甚少。然而, 該文獻對西域的彌勒信仰影響極為深遠, 是不容回避的。筆者仔細研讀該文獻, 試圖理解文獻中所體現出的“彌勒觀”, 以此深入探究其對西域彌勒信仰的影響。

  彌勒信仰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二世紀古代印度西北部, 隨著佛教的向外洪傳, 在魏晉時期經西域、河西走廊傳入中原, 隋唐時期在中原地區極為盛行, 并流布到周邊少數民族地區。中土流傳的彌勒經典大致分為彌勒上生與下生兩個系統。10所謂彌勒上生經主要有《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 描述了兜率天宮種種莊嚴、彌勒上生兜率天的因緣以及往生兜率天的種種修法等。彌勒下生經包括《彌勒下生經》《彌勒來時經》《彌勒下生成佛經》《彌勒大成佛經》等, 講述彌勒下生時轉輪圣王治世、彌勒下生成佛度化眾生、國泰民安種種盛況。

  然而, 回鶻本《彌勒會見記》從內容上看, 與中土流傳的彌勒經典有所不同, 沒有著重強調“上生”、“下生”等觀念, 從內容上更接近于彌勒下生經典, 講述了彌勒成佛的完整經歷, 包括了彌勒授記為未來佛、降生人間、修煉成佛、度化眾生并最終回歸天界等連貫的故事情節。在回鶻本《彌勒會見記》中, 彌勒原為婆羅門弟子, 后皈依釋迦佛, 并授記為未來佛, 先于釋迦佛圓寂;隨后, 尊者彌勒菩薩上升兜率天, 并為無數天神說法, 唯有降生人間方能證悟佛位, 無數天神跟隨彌勒降臨人世;彌勒降生在翅頭末城 (Ketumati, 意譯為雞頭) 梵壽國師家中, 幼年時就具有超凡的能力, 后在龍華樹下斬斷種種煩惱, 證悟“無上正等覺”, 轉動法輪, 成就為“全智的彌勒佛、無上佛轉輪王”。他在妙華園講法, 先后度化了商佉王及其后妃、梵壽國師等世人, 隨后, 他來到雞足山普華平原, 繼續轉動法輪, 救度世間眾生以及大小地獄中受苦眾生;最后, 彌勒佛完成使命重返天界?;傖獎盡睹擲棧峒恰返詼咂沸幢居行┎腥? 內容不夠完整, 但從保存完好的6頁內容可看出, 主要講述了彌勒度化母親、重回天界、普天同慶的盛況。

  《彌勒會見記》強調成佛在人間, 這是其最為顯著的“彌勒觀”。根據藏文《大藏經》, 彌勒是在兜率天被指定為未來佛的繼承人, 然而, 回鶻本《彌勒會見記》強調彌勒在人世間授記為未來佛, 強調聽聞佛法、證悟佛果只能在人間, 甚至連天上的眾神如若聆聽佛法, 必須降生人間, 才有機緣聽聞佛法, 才能證悟得道。 (11) 在《彌勒會見記》第十品“從兜率天下降人間”中有如下敘述:

  天眾這樣說道:若是那樣, 就在這兜率天獲得佛果, 就在這里向我們說法吧!為什么要托生在下面惡濁世界中婦女的腹中。之后, 尊者彌勒菩薩這樣說道:絕對沒有菩薩降生在天上的道理。我一定要 (舍棄天身) , 下降人世托生。所以你們也要隨我下到人間! (12)

  這段文字非常明確地強調成佛只能在人間, 而不是在兜率天, 也不是在其它任何世界, 必須在污濁險惡的人世間才能完成修煉, 才能成就佛位。不僅彌勒菩薩要降生到人間證悟佛果, 天上的諸神也要降生人間, 才能聽聞佛法, 獲得拯救。

  因而, 能在人世間與彌勒相見、聆聽佛法并獲得成佛的勝因就成為回鶻佛教徒最大的夙愿。在回鶻本《彌勒會見記》以及其它佛教文獻中都有類似的題跋或發愿文。抄經者或施資人發愿抄寫佛經, 以此功德, 期望在天上及人間能與彌勒相見, 聆聽他的教誨, 并得到成佛的勝因。彌勒信仰由印度經中亞傳入西域, 并在西域流傳甚廣, 正是與《彌勒會見記》所包含的“彌勒觀”是密不可分的, 即在人世間獲得彌勒的拯救。彌勒信仰進而由西域傳至中土, 在隋唐時期獲得極大的發展, 曾經廣泛傳布, 影響極為深遠。

  學界對回鶻文本的翻譯時間一直有所爭議, 但傾向于認為成書于公元10~11世紀或公元8~9世紀這兩種觀點。據耿世民研究, 回鶻文《彌勒會見記》德國本可能譯成于9~10世紀, 而哈密本則抄成于1067年。現存回鶻文《彌勒會見記》主要有兩種版本, 一種為哈密本, 共293頁, 586面, 現藏新疆博物館, 1959年發現于新疆哈密市天山鄉一間廢棄的古房, 保存較為完好;另一種為德國本, 計600余件殘片, 現藏德國, 20世紀初由德國探險隊在新疆吐魯番勝金口和木頭溝所獲得。2012年在哈密地區伊吾縣新發現約200件寫本殘片, 可作為上述“哈密本”的重要補充。 (13) 其中, 1959年發現的哈密本《彌勒會見記》保存最為完整, 在數量上遠遠超過德國本, 共有293頁, 約有114頁基本或大致完好無損, 每頁左側均以黑色回鶻文標注頁數, 還有幾乎每章的篇首用朱筆標注了演出地點。

  《彌勒會見記》的文體性質引起了國內外的學者頗多爭議, 也是不容回避的問題。目前根據僅存吐火羅文本與回鶻文本可看出, 吐火羅文本每幕前都標明了演出地點、出場人物及演唱的曲調, 無疑為劇本。 (14) 回鶻文哈密本雖沒有標出曲調與出場人物, 但在章首用紅筆標注了演出地點。它有完整的故事情節、劇中人物, 有演唱的曲調, 已具備了戲曲的幾大要素。 (15) 季羨林比對了吐火羅本與回鶻文本的異同, 認為回鶻文本在內容上與吐火羅文本最為接近, 但在形式上又異于后者, 它的戲劇性有所減少?;傖轎謀玖鞔呂吹鬧饕康牟皇俏嗽畝? 而是為了朗讀, 伴之以表演。 (16) 耿世民先生最初認為, 回鶻文本是一部長達二十七幕的的原始劇本。 (17) 此后, 耿先生更深入分析, 將它劃歸為說唱文學, 認為它具有表演性的戲劇, 是戲劇的雛形, 相當于敦煌漢本的變文。 (18)

  通過閱讀回鶻文本, 筆者認為, 《彌勒會見記》吐火羅本應是用于演出的劇本, 但是在翻譯流傳的過程中, 演出的戲劇性因素有所減少, 回鶻文本由演出劇本逐步發展演變成說唱底本, 在節日為了供養彌勒而用于表演說唱的文學作品。哈密本寫本第二十七品標注了“此景在……吉日瞻部洲翅頭末城普華寺發生”, 此章有二處提到了“新日”, 如下寫道:

  bu muntaγsizni k?rün?l?m?klig yang?künl?rüzülm?zün alq?nmazun!

  愿這樣觀看您的新日永不間斷! (19)

  tiwawataran atlγuluγyang?künig k?rg?li sans?z tüm?n t?ngri yalnguq birl?y?γ?lurlar。

  無數天神和民眾都集中來觀看名叫“從天降臨”的偉大新日。 (20)

  這二處文字中均使用了動詞“k?rün?-”、“k?rg?li”, 意為“觀看”, 表明在慶賀彌勒成佛或彌勒降臨人間的“新日”時, 佛教信徒們聚集在一起, 觀看有關彌勒的演出節目;同時, 根據上下文的內容可知, 佛教徒們觀賞或聽聞帶有掛圖或表演的關于彌勒的說唱故事。 (21) 《彌勒會見記》原本就是為了供養彌勒而進行演出的原始劇本, 但其劇情跌宕起伏, 情節復雜曲折, 人物紛紜眾多, 演出場地由梵界輾轉到人間, 演出難度較大。因此, 在由印度流傳至吐魯番地區的過程中, 其性質發生了一些變化, 戲劇性有所減少, 由原始劇本過渡到說唱文學。

  (二) 佛傳故事

  敘述佛陀生平事跡的佛傳、頌揚佛陀前世善行的本生故事是佛教典籍中最富有藝術性的文學作品, 也是重要的佛教文學體裁之一。這些作品在回鶻文文獻中占有一定的比例。目前已知回鶻文佛傳故事僅有三、四種, 文獻數量有限。然而, 在敦煌、吐魯番地區的石窟壁畫中, 佛傳故事畫卻是最為常見的題材, 包括入夢受胎、樹下誕生、出游四門、逾城出家、釋迦成道等諸多情節。佛傳類佛典是最早結集的經典, 也是最早傳入漢地的佛經。

  佛傳故事又稱作佛本行故事, 講述和贊頌釋迦牟尼的生平事跡。漢本佛傳有多種著述, 通常所講述的佛陀經歷均包含八個重要階段, 即“八相成道”、“八相作佛”。這“八相”分別為下天、入胎、住胎、出胎、出家、成道、轉法輪、入滅等, 但具體作品詳略有所不同。 (22) 佛傳類佛典主要有《佛本行集經》《佛所行贊》《修行本起經》《中本起經》, 等等。其中, 隋代阇那崛多所譯《佛本行集經》是一部六十卷的龐大經典, 是篇幅最長的漢譯佛傳經典之一;而印度馬鳴菩薩所著的《佛所行贊》藝術水平最為高超, 在印度佛教文學史上占有一席之地?!斗鶿性蕖凡捎霉龐《攘饜械墓⑹? 敘述釋迦牟尼生平事跡, 將宗教故事與佛法哲理融入詩歌中, 在東南亞及西域地區流傳廣泛, 影響深遠。

  回鶻文佛傳典籍數量不多, 主要譯自《佛本行集經》《佛所行贊》《佛陀傳》, 等等, 此外《彌勒會見記》中也包含了佛陀生平事跡?;傖轎摹斗鶿性蕖酚”靜釁諭侶撤嚶諧鐾? 今圣彼得堡收藏有1件, 柏林收藏數量較多, 但多為細小的印本殘片, 難以綴合, 故無法判斷這些譯本所依據的漢文底本。 (23)

  回鶻文《佛本行集經》殘片在吐魯番吐峪溝遺址出土了7件, 編號分別為U4193 (TⅡT547) 、U4198 (TⅡT600) 、U4199 (TⅡT601) 、U4202 (TⅡT604) 、U4204 (TⅡT608) 、U4210 (TⅡT614) 、U4242 (TⅡT653) 等。這些殘片應出自同一本文獻, 均殘存一頁, 每頁約有10余行, 最多存20行。在吐魯番其它遺址中亦發現了11件《佛本行集經》殘片, 編號分別為U4336、U4339+U4516、U4347、U4353、U4417、U4464+U4557、U4484、U4501、U4522等, 均殘存1頁, 約10行, 有些殘片可綴合起來, 可能出自同一部寫本。

  在吐魯番交河故城發現了1件回鶻文《佛陀傳》殘片, 存24行。該殘片原為冊子本, 屬于一部篇幅較長的佛教著作, 講述了佛陀在成佛得道之前所做的五個大夢。據研究, 該回鶻文《佛陀傳》并非根據某一部經典翻譯而成的譯本, 而是參考多部佛典改編而成的譯本。 (24) 這恰好體現了回鶻人在翻譯佛教文學經典時, 并非一味忠實于原著, 而是喜歡重新創作或進行改編。

  更為有趣的是, 在回鶻語摩尼教文獻中竟然發現了一件反映佛陀生平的《摩尼傳》寫本。該寫本編號為U2 (TⅡD173e) , 僅存1頁, 計34行, 描述了釋迦牟尼佛為王子時, 第一次出宮游玩時遇見生老病死的情景。 (25) 正是此次出宮游玩, 促使王子感悟到人生皆苦, 遂萌生出家修行的想法。這原本是佛傳故事中的重要情節, 卻被移花接木改編到摩尼的生平事跡中。這也恰好反映出摩尼教在傳播過程中對佛教的依托。

  (三) 本生故事

  與佛傳故事相比, 回鶻文本生故事數量較為豐富, 約有十余種文獻, 基本上依據漢本翻譯或編譯而成。目前所見回鶻文佛本生故事以刻本文獻居多, 印制精美漂亮, 并穿插著與故事相關的版畫, 甚至還被改編成押韻的詩歌作品。但是, 令人惋惜的是這些出自吐魯番的精美印本均遭受過不同程度的人為破壞, 很多都碎成斷簡殘片。

  佛本生故事 (梵文寫作Jātaka) 記錄了釋迦牟尼在前世輪回中積累善行的事跡, 是佛教文學中重要的組成部分。本生故事是在業報輪回的教義基礎上而產生的, 講述了佛陀在證悟佛果前, 作為菩薩修行時, 在歷世輪回中, 曾轉生為動物兔、羚羊、鹿、人間國王、轉輪圣王、天神龍王、金翅鳥, 等等, 不斷積累善行的種種事跡。這些經典語言優美, 故事情節曲折生動, 富有傳奇色彩, 深受世人喜愛, 流傳甚廣。

  本生故事內容龐雜, 成書較早, 其中以巴利文佛典《小部·本生經》最為完善, 共有547個故事??上д獠糠鸕涫粲諛洗鸕? 一直沒有完整翻譯成漢文, 因而對漢地及西域佛教影響并不甚顯著。目前漢譯佛典中保存本生故事較為集中者約有十幾部, 主要有《六度集經》《菩薩本緣經》《菩薩本行經》《大莊嚴論經》《生經》《賢愚經》《百喻經》《雜譬喻經》《菩薩本生鬘論》, 等等。

  回鶻文本生故事多為殘片, 破損較為嚴重, 難以綴合, 不僅譯釋困難, 而且難以斷定其所譯底本及具體年代, 故而長期不為學界所重視。據統計, 敦煌、吐魯番等地出土回鶻文本生故事約有十余種, 主要有《善惡兩王子的故事》《佛本生故事》《須大拏太子本生》《阿爛彌王本生》《兔王本生》《陶師本生》《大覺本生》《羚羊本生》《象護本生》《猴王本生》, 等等。 (26) 敦煌藏經洞出土的《善惡兩王子的故事》寫本保存較為完整, 具有較高的研究價值。而吐魯番出土的本生故事數量較多, 有手抄本, 也有印刷本。一些帶有插圖的印本殘卷極可能出自同一部木刻作品, (27) 目前辨別出有《須大拏太子本生》《兔王本生》版畫及《羚羊本生》版畫等。這些本生故事印制精良, 美輪美奐, 更為有趣的是, 其回鶻文采用了韻律優美的韻文體形式, 諸如《須大拏太子本生》《佛本生故事》, 等等。

  回鶻文《善惡兩王子的故事》從內容上看, 屬于佛本生故事, 同時, 它又是一部較長的譬喻故事, 從文體上看, 有些類似于講唱的變文作品?;傖轎摹渡貧窳酵踝擁墓適隆沸幢居腥? 其一為伯希和發現的冊子本P.3509, 其二為倫敦收藏的Or.8212-118號寫卷, 其三為德國收藏的U120 (TⅡY1) 寫本。前二件出自敦煌, 最后一件出自吐魯番交河故城。 (28) 《善惡兩王子的故事》講述了古代波羅奈國王子善友為救度苦難眾生脫離苦海, 冒死入海探尋摩尼寶珠, 歷經艱辛萬苦, 卻遭遇弟弟惡友陷害的故事。善友即為釋迦佛前世之化身, 惡友則為提婆達多之前世。該故事情節跌宕起伏, 二人性格對比鮮明, 體現了佛教善惡報應的法理。該故事在漢文佛經中多有記載, 如《大方便佛報恩經·惡友品》《賢愚經·善事太子入海品》《四分律·破僧犍度第十五》, 等等?;傖轎謀鏡那榻謨牒罕盡洞蠓獎惴鴇ǘ骶?middot;惡友品》最為接近。 (29) 但是, 回鶻文本并未忠實于漢文本, 而是將漢本中的對話方式改編為講述方式, 情節亦有差異, 回鶻文本更接近于講唱文學的底本。究其原因, 敦煌本《善惡兩王子的故事》應譯自漢本《大方便佛報恩經講經文》, 即《雙恩記》。 (30) 雖然, 其文本結構與《雙恩記》較為接近, 但內容并不完全一致。據其語言、字體特征以及出土背景推斷, 敦煌本《善惡兩王子的故事》形成于十世紀上半葉, 屬于回鶻文早期的文學作品。該文獻并不完全忠實于漢本, 反映出回鶻文佛教文學作品并非直接譯自某一種漢文底本, 而是綜合借鑒多種版本編譯而成的。

  回鶻文《兔王本生》現存3件殘片, 均出自吐魯番, 存文字較多。其中一件斷為2塊, 存文字71行, 編號為U977+U979 (TⅢ84-59) , 另一件編號為U450 (TⅢ84-36) , 存文字56行, 還有一件編號為U1047 (TⅢBTV51-d) , 存17行。這些殘片均為刻本, 配有插圖, 圖文并茂, 印刷精美。據研究, 回鶻本《兔王本生》并非直接譯自《六度集經·兔王本生》, 也非譯自《生經·佛說兔王經》, 而是對多種漢文底本的綜合, 極可能依據《大唐西域記》中的相關記載翻譯而成的。 (31) 在回鶻文本佛典中常見類似現象, 這反映出回鶻人在翻譯佛典時喜歡依據自我的偏愛而進行靈活的改編。

  《須大拏太子本生》 (梵文題作Vi?vantara) 是一部流傳甚廣的佛本生故事, 在中亞、西域、中原等地廣泛流傳, 在回鶻人中也相當流行。德國探險隊在勝金口、高昌故城、吐峪溝等地發現了十余件回鶻文本殘片, 編號分別為U3804 (TM58) 、U4078 (TID, TM451) 、U4104 (TIμ) 、U4105 (TIμ) 、U4108 (TIμ) 、U4125 (TIμ502) 、U4208 (TⅡT612) 、U4807 (TⅡD) 、U4808 (TM54) 。這些《須大拏太子本生》殘片均被改編為押首韻的詩歌體, (32) 系雙面折疊式刻本 (見圖1) , 與元代流行的漢文木刻本幾無二致。 (33) 有的殘片上欄為版畫, 下欄為回鶻文, 有的殘片回鶻文破損嚴重, 難以識讀。其中U3804 (TM58) 僅殘存一葉, (34) 上欄為精美的故事畫, 下欄為22行回鶻文, 但破損嚴重, 幾乎無完整的單詞。這幅故事畫線條流暢, 類似于連環畫, 由四個畫面組成, 中間部分有些殘缺, 大致情節為:二人騎馬出行, 一人驅趕著大象, 另一人牽著大象 (?殘缺) , 來到一座城市, 門外站著四人, 最后, 二人跟隨師父禪定修行。最為有趣的是畫面中的人物并非回鶻裝, 而是典型的蒙古人裝束, 身穿蒙古袍, 頭戴蒙古瓦楞帽 (見圖2) 。這反映出

  圖1 回鶻文《須大拏太子本生》殘頁
圖1 回鶻文《須大拏太子本生》殘頁

  (采自P.Zieme, Buddhistische Stabreimdichtungen der Uiguren, Berlin, 1985, Tafel.V)

  圖2 回鶻文《須大拏太子本生》版畫
圖2 回鶻文《須大拏太子本生》版畫

  (采自P.Zieme, Buddhistische Stabreimdichtungen der Uiguren, Berlin, 1985, Tafel.IV)

  (三) 譬喻故事

  譬喻故事是佛經文學的重要組成部分, 對回鶻文佛教文學影響顯著。目前回鶻佛教文獻中保存了大量的譬喻故事, 有韻文體與散文體兩種。譬喻 (梵文Avadana) , 原本指由圣賢到一般凡夫的今世修行事跡, 這些事跡往往蘊含著善惡報應的因緣。譬喻故事善于用具體生動、通俗易懂的故事來講解、比喻佛經中深奧抽象的法理。 (35) 此外, 佛經文學中的因緣、譬喻、因果報應故事均屬廣義的譬喻故事。敦煌出土的回鶻文譬喻故事數量不少, 較為重要的有《觀音經相應譬喻譚》《十業道譬喻鬘經》《善惡兩王子的故事》《順次譬喻經》。而且, 譬喻故事在流傳過程中主要借助于唱導、講經等口頭表達的佛教儀式, 后逐漸演變成說唱文學的底本。 (36)

  回鶻文《十業道譬喻鬘經 (Da?akarmapathā-vadānamālā) 》是一本關于十種“業道”佛教故事集。圍繞“十種業道”分別講述各種具有教誨意義的故事, 其回鶻文本分為十章, 分別為:殺生、偷盜、淫亂、假言、誹謗、惡語、綺語、貪婪與嫉妒、發怒、邪見等。 (37) 回鶻文寫本殘卷較多, 共計200多頁, 其中德國珍藏有100多頁, 俄國藏有約80頁, 中國約收藏20頁。德國寫本的題記如下:

  其意如下:

  精通毗婆沙論、咒法與詩文的僧伽奴 (Samghadāsa) 將這部偉大的《十業道譬喻經》從ugu kü??n語 (即龜茲語——引者) 譯成吐火羅語 (即焉耆語——引者) , 再由試尸羅仙那 (?īlasena) 大師將其重新轉譯成突厥語, 以弘揚“十善業”的利益和十惡行的罪過。 (38)

  據此跋文, 《十業道譬喻鬘經》似在西域古龜茲國編集而成書的, 從龜茲語 (kü??n tilin) 譯成吐火羅語 (toxr?tilin) , 再由吐火羅語翻譯成突厥語 (türk-??) 。哈密本《十業道譬喻鬘經》是隨著《彌勒會見記》一起出土的, 二者應屬于同一時代。目前《十業道譬喻鬘經》尚未發現梵文與漢文本, 僅發現了粟特文殘片。因而, 回鶻本寫本對于填補《大藏經》具有彌足珍貴的價值。

  《觀音經相應譬喻譚》在回鶻佛教文學史上占有重要學術價值。 (39) 它是一部篇幅較長的回鶻文譬喻故事, 也是押首韻的長篇敘事詩, 似為古代回鶻佛教徒在講唱《觀音經》之后的唱詞。 (40) 該回鶻文寫卷編號為O r.8212-75A, 存15頁, 計346行, 現存倫敦大英圖書館, 1907年由斯坦因在敦煌發現。它與《阿毗達磨俱舍論實義疏》寫本訂為一冊, 均由圖凱勒·鐵穆爾 (Tük?l T?mür) 抄寫, 從正字法判斷, 應抄寫于元代?!豆垡艟嚶ζ┯魈貳酚扇糠腫槌? 每部分卷首均寫有漢文“今此以后說相應義”, 文中多處夾寫著漢文, 反映出漢語文在當時回鶻佛教界享有特殊的地位。在第二部分末尾寫到:“tük?l t?mür tuqya??z?nd?m qoyn y?l onnun?ay bi?otuzqa sa?u bal?qta” (圖凱勒·鐵穆爾都統書于羊年十月二十五日沙州城) 。 (41) 據此可知, 該寫本抄寫于沙州 (今敦煌) 。然而, 在第三部分中出現了“全體高昌國官員和人民一起”等文字, 說明該詩歌應創作于吐魯番地區, 而后被帶到敦煌莫高窟。 (42)

  回鶻文《觀音經相應譬喻譚》主要采用了押首韻的四行詩體, 由三篇押首韻的詩歌組成, (43) 其中以大量的篇幅對《觀世音經》進行了極力贊頌, 內容上與《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密切相關, 以大量的譬喻故事來勸誡世人虔誠信佛;然而, 文體卻類似于變文的一種, 似為回鶻佛教徒在講唱《觀音經》之后的唱詞。 (44) 此外, 《觀音經相應譬喻譚》中還有一些贊美彌勒佛的詩句, 揭示了彌勒崇拜對回鶻佛教界影響深遠。

  從敦煌出土的佛教文獻來看, 在中原地區形成以變文、講經文為代表的講唱文學在高昌回鶻王國中也有傳播。 (45) 敦煌出土S.6551V《佛說阿彌陀講經文》就是一份創作于高昌回鶻汗國的講唱文學作品。它以漢文創作, 文字簡短優雅, 講述了自己巡禮五臺山、欲西行求法、因病而滯留高昌的經歷, 贊美了回鶻汗國的富饒強大, 頌揚了可汗及其官員信奉佛法的虔誠。據考證, 該講經文出自汗國境內的一位漢族高僧之手, 后被帶到敦煌而得以保存下來。 (46) 該講經文極為珍貴, 真實地記錄了高昌回鶻汗國的早期狀況以及佛教的流傳情況, 反映出中原講唱文學對回鶻佛教的影響。

  二、編譯文學

  隨著時間的推移, 至蒙元時期, 回鶻佛教文學作品日臻成熟, 出現了篇幅較長的佛教詩歌或韻文體作品。這些作品語言優美, 韻律和諧, 具有較高的文學價值?;傖椒鸞掏皆詵胍恍┍舊適?、譬喻故事以及漢本佛典時, 喜歡以押韻的四行詩體進行重新創作或改編?;傖轎腦銜奶邐南? 主要有《須大拏太子本生》《佛本生故事》《佛本行集經》《觀音經相應譬喻譚》《觀無量壽經》《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行愿贊》《佛說北斗七星延命經》《父母恩重經》, 等等。

  回鶻文韻文體作品主要使用四行或八行詩的形式, 以押首韻為主, 每一詩節由四行或八行組成, 每行的音節數目不如漢文嚴謹。押首韻時, 每行詩起首或為同韻元音 (圓唇元音算作同韻, 如o與u, ?與ü) , 或為同韻元音的音節, 即可通篇押同一首韻, 亦可每節押同一首韻。 (47) 押尾韻的詩歌出現較晚, 多數詩歌押首韻, 少數詩歌則押尾韻, 或兼顧首尾韻。目前已刊布回鶻文詩歌作品大部分屬于元代之作。

  回鶻文《常啼菩薩求法故事》, 又名《常啼和法上的故事》, 寫本語言流暢, 韻律優美, 篇幅較長, 在回鶻文學史上具有較高的藝術水平與文學價值。該寫本編號P.4521, 系卷冊式, 由法國學者伯希和獲得于敦煌, 現存巴黎國家圖書館;根據其語言特點, 似譯成于十二至十三世紀;據其草書字體, 應抄寫于蒙元時代。 (48) 其回鶻本應依據漢本翻譯而成的, 但二者在文體形式上差別很大, 漢本為散文體, 而回鶻文本則是押首韻的181段四行詩體, 且夾雜著大量的漢字?!凍L淦腥蠓ü適隆肥粲凇洞蟀閎舨廾芏嗑分械鈉? 講述了常啼與法上兩位菩薩求正法修成正果的事跡。學界對于回鶻文本所依據的漢文底本, 持有不同的觀點。有些學者認為, 其內容與漢文本《放光明般若經》中的《薩陀波侖品》和《法上品》內容相似。 (49) 最新研究認為, 玄奘所翻譯的《大般若波羅密多經》 (大正220) 之《初分常啼菩薩品》及《初分法涌菩薩品》是該回鶻文佛典所使用的漢文藍本。 (50)

  漢文偽經《父母恩重經》《金光明最勝王經·滅業障品》以及《觀無量壽經》等漢文佛典均為散文體, 在譯入回鶻文時, 被改編成押韻的詩歌體作品?!陡改付髦鼐肥且徊烤哂邢宰胖倚⑺枷氳?ldquo;偽經”, 唐初由中國本土佛僧偽撰而成, 旨在教導信眾遵從孝道倫理, 以迎合傳統的儒家思想, 因而在唐代流傳十分廣泛, 并傳入西域回鶻人中?;傖轎摹陡改付髦鼐凡釁諭侶撤卟懦?、交河故城、勝金口遺址等地出土較多。目前已確認的殘片約有三十余件, 有些碎片可以綴合, (51) 均為木刻本, 其中一件殘片背面刻有漢字“父母恩重”, 應刻印于元代。 (52) 《父母恩重經》以勸人行孝且通俗易懂, 不僅在中原地區廣為流傳, 也深得回鶻佛教徒的偏愛, 其蘊含的報恩思想亦對回鶻人產生了顯著的影響。

  著名的佛經典籍《觀無量壽經》有三種回鶻文版本。第一種為散文體譯本, 存52行, 以工整的寫經體書寫, 由日本大谷探險隊在吐魯番獲得;第二種為《阿彌陀經》中的《觀無量壽經》, 現藏于北京圖書館;第三種為押首韻的四行詩體《觀無量壽經》, 系木刻本, 有20個編號, 殘存356行, 由德國探險隊在吐魯番勝金口、木頭溝遺址所獲。土耳其學者阿拉特刊布了該文獻的部分殘片, 并收入《古代突厥語詩歌集》。 (53) 其中TⅡM252題跋如下:

  tay pay lin?i tip atl?γ:tay?ing nom-nung i?int?:talulap y?γ?p m?n Kki-Kki:taq?ut-qa intürüt?gindim... (54)

  我巙巙從大乘經典中選取被稱作“大白蓮社”的經典, 改成詩歌。 (54)

  由此可知, 元代回鶻學者巙巙 (Kki-Kki) 將《觀無量壽經》翻譯成押韻的四行詩, 并以刻本刊印發行。巙巙 (Kki-Kki) 是元代中后期著名文臣、書法家、文學家。巙巙工于草書、行書, 與趙孟頫齊名, 素有“北巙南趙”之美譽?!對貳吩? 巙巙“善真行草書, 識者謂得晉人筆意, 單牘片紙人爭寶之, 不翅金玉。” (55) 巙巙在元中后期政壇位居高位, 傾心儒學, 先后出任禮部尚書、翰林學士承旨、知制誥兼修國史、知經筵事等職。至正六年 (1347) , 他受命與翰林學士承旨腆哈一起, 主持攥修了《大元通制》。 (56) 他在回鶻文學史占據一席之地, 精通漢文、回鶻文、蒙古文等語言文字, 文學造詣深厚, 善于創作或改編回鶻文詩歌, 在吐魯番等地發現其創編的文學作品。

  據吐魯番文書, 除了上述《觀無量壽經》之外, 編號TⅢM197 (Mainz 654) 的禮懺文殘卷也出自巙巙之手。這篇禮懺文是依據《金光明最勝王經·滅業障品》編譯而成的四行詩, 印刷精美, 存1頁, 計60行。 (57) 此外, 元代著名的碑銘《亦都護高昌王世勛碑》回鶻文內容出自巙巙之手, 回鶻文與漢文碑文均由他手書。 (58) 該碑鐫刻于元統二年 (1334) , 現存甘肅省武威市文廟, 漢文部分存36行, 由虞集撰文, 漢文為典雅流暢的散文, 而背面回鶻文與漢文內容基本一致, 卻為韻律和諧的四行詩。 (59) 漢文書法遒勁雄厚, 回鶻文亦如行云流水, 流暢自如, 達到很高的藝術境界。該碑敘述翔實, 對研究畏兀兒的歷史及其文化提供了重要的史料。碑文中對巙巙籍貫有詳細記載:

  ün tong ikinti k?sik t?z-ik sipq (an) it y?l onun?ay qutluγ?dgükünüz?tolp tük?l büdürüturγurld?.mn?am Ba (l?ql?γ) Kki-Kki Qors-a in (?ip) bitiyü (t?gindim) .

  元統二年十干狗年十月幸福之日立碑。我彰八里人巙巙禾爾薩撰寫 (此碑) 。 (60)

  由此, 回鶻碑文中巙巙自稱為彰八里人, 這與《元史》稱其為康里人的記載相抵牾, 從其精通回鶻文來看, 他應為回鶻化的色目人, 或許其先祖在由中亞康里東遷的過程中, 曾在彰八里一帶生活過。

  三、原創詩歌

  蒙元時期是回鶻佛教發展的鼎盛時期, 涌現出了一批杰出的佛教徒。他們精通多種語言文字, 諳熟佛教法理, 翻譯了大量佛教經典, 并以回鶻文創作了一些佛教贊美詩。近百年來, 在甘肅莫高窟、新疆吐魯番等地佛教遺址中陸續出土了一批回鶻文詩歌殘卷, 使我們得以了解回鶻佛教文學的獨特魅力。

  回鶻文詩歌有其獨特的押韻方式與音律節奏, 其最顯著的特點就是首韻法。首韻法是突厥語民族最為古老的押韻方式?;傖轎氖杞銜榛鈄雜? 一般采用四行詩或八行詩, 而四行詩體在元代較為盛行, 頗受回鶻文人、佛教徒的喜愛。押首韻時, 每行詩起首為同韻的元音 (圓唇元音算作同韻, 如o與u, ?與ü) , 或為帶有同韻元音的輔音音節;每行詩的音節數目不如漢文嚴謹, 以七、八音節居多。全詩既可押同一首韻, 也可每四行押同一首韻。 (61) 押尾韻時, 末尾音節多限于同樣的語法附加詞綴?;傖轎氖枰匝菏自暇傭? 也有的押尾韻, 更有的兩者兼顧, 既押首韻, 又押尾韻?;傖轎氖柚醒何蒼系氖璩魷紙賢? 押尾韻多限于同樣的語法附加詞綴。多數詩歌押首韻, 少數詩歌則押尾韻, 或兼顧首尾韻。目前所知出自敦煌、吐魯番等地回鶻文詩歌作品數量眾多, 屬于早期者不多, 大部分為元代之物。

  敦煌出土的《回鶻文佛教詩歌集》是目前所知最完整、最重要的回鶻文詩集, 對研究古代回鶻文詩歌成就, 提供了珍貴的第一手資料, 具有重要的文學價值。該殘卷現藏于英國大英博物館, 編號為Or.8212 (108) , 系冊子裝, 均為押首韻的四行詩或八行詩, 存38頁, 共計948行。 (62) 該佛教詩歌集與《說心性經》寫本合訂一冊, 其中1a、17a-33b為佛教詩歌, 每頁以回鶻文行體書寫15~17行詩句, 文中多處夾寫漢字, 從字體與內容來判斷, 應抄寫于元代。這部詩歌集收錄了六首長詩, 皆押首韻??櫳捶鶿碌摹短鐫笆?(四段八行詩) ;第二首為安藏的《贊十種善行》 (第33~36頁, 14段八行詩) , 還有無名氏所撰《向三十五佛致敬》 (第36~46頁, 35段八行詩) 、佚名氏按字母順序寫成的21段八行詩 (第47~51頁) 、齊蘇雅 (?isuya Tutung) 所作贊美《般若波羅蜜多經》的頌詩 (第51~53頁, 15段四行詩) 、必蘭納識里的《金剛般若波羅密多頌詩》 (第54~66頁, 21段四行詩) 等長篇詩作。 (63)

  安藏的《贊十種善行》共十四段, 每段八行, 押首韻, 是對大乘經典《華嚴經》的歌頌。安藏是元代北庭人, 出生于回鶻佛教世家, 具有很高的語言天賦, 精通回鶻、漢語、蒙古、藏語等語言文字, 曾參與了漢文《大藏經》的整理與??憊ぷ?。安藏創作的詩歌藝術水平高超, 用詞準確, 語言流暢, 節奏明快。安藏的作品甚為豐碩, 元世祖曾下令, “詔收其家遺書, 得歌詩、偈、贊頌、雜文數十卷, 命刻梓傳世”。 (64) 可惜其著作流傳于世者甚少, 目前所知僅有《贊十種善行》以及吐魯番出土的《普賢行愿贊》 (T III M 208) 。

  《贊十種善行》表達了對十種善行的贊美, 語言優美流暢, 意境深遠, 具有較高的藝術水平。耿世民譯釋了前九段。 (65) 筆者依據阿拉特的轉寫, 稍做修改, 將該詩的后四段移錄如下。 (66)

  第十一段

  為了教訓兇狠的眾生,

  國王可汗官員表現驕傲的行為,

  為了承擔悲傷痛苦者的利益,

  實施管理百姓的法則。

  層層天地中的人世之間,

  哪個何時開始統治?

  為了滿足眾生的一切愿望,

  所有的種種行為全部體現出來。

  第十二段

  我們尊敬的庇護者的瑞相

  光明、年輕的年齡,

  知道便利, 感知消逝的美麗,

  常常轉動經典的法輪

  偉大、洪亮的聲音, 熱情的集會,

  恰當難得的指導一切行為,

  不同的人得到逐一指點,

  我無比地信賴為母親。

  第十三段

  讓我永遠看不夠的,

  找不到更虔誠儀軌敬拜的,

  置于頭頂都感恩不盡的,

  百千無數劫時間都贊頌不完的,

  圣潔美妙的經藏,

  致以內心無比虔誠的敬拜,

  愿您接受我全身心的膜拜,

  并滿足我想見到您的愿望。

  第十四段

  以贊頌敬拜的功德, 我翻譯了

  宣講正確的經典,

  我愿獲得智慧偉大的靈感,

  我愿世人都得到庇護。

  由上可見, 這首回鶻文詩歌為八行詩體, 均押首韻。其第十一段以qa-起首, 第十二段均押u-韻, 第十三段以yü-起首, 第十四段則押?-, 韻律較為工整。全詩均押首韻, 每行詩以十三個音節為主, 間或十四個音節, 韻律優美, 節湊明快, 語言流暢, 具有較高文學的水平。

  元代畏兀兒人已經掌握了高超的印刷技術, 并用于刊印精美的佛經典籍。在印制完成之后, 畏兀兒佛教徒還用回鶻文在卷首或卷尾題寫一些發愿文或跋文等, 為表達自己對佛法的崇敬之情。這些跋文往往內容相似, 形成一種固定的范式。他們通常將自己刻印佛經的功德回向給父母兄妹及其親友、甚至還將功德回向給蒙古皇室等, 希望他們能夠獲得今世或來世的幸福。這些發愿文、跋文大多為韻文體詩歌, 對研究畏兀兒佛教文學、印刷術的發展提供了重要的第一手資料。

  出土于高昌故城《大乘無量壽經》 (TD80/U345) 的題記殘卷, 詳細記錄了布顏海涯薩爾 (Buyan Qay-a Qal) 出資印制110部《大乘無量壽經》 (amita-ayu?i經) 。 (67) 這次印制的佛經是專門供給亦都護家族讀經使用的, 題記第30、31行還出現了時任亦都護阿爾斯蘭·毗伽·騰里·伊力格·昆喬科亦都護 (Arslan Bilg?T (?) gri?lig K?n??k?duqqut) 及其夫人妥萊恪·奇孜殿下 (T?l?k Q?z T?ngrim) 。布顏海涯薩爾自稱亦都護夫人是其姐姐, 并希望以刻印佛經的功德, 庇護亦都護及其夫人平安地生活, 滿足他們所有的愿望。在蒙元時代的回鶻文題記中, 通?;岢魷置曬嘔實?、帝后以及皇室成員, 祈求護佑他們獲得幸福平安, 該詩也不免落入俗套。

  據此題記, 佛經的印制得到亦都護家族的支持, 體現出高昌王室對佛教的尊崇態度。其中, 第7~15行如下:

  為了滿足所有的愿望,

  為了成就他人的利益,

  將《大乘無量壽經》,

  恭敬地打開頌讀。

  為滿足我所有的愿望,

  如今我布顏海涯薩爾親自

  發殊勝的虔誠之心, 110

  恭敬印制了部,

  平均分配給他人。

  值得注意的是, 該題記一韻到底。每行均押首韻a-, 但每行的音節數目不一致, 有的是七音節, 有的是九音節或十二音節??杉? 回鶻文詩歌強調首韻的韻律和諧, 但不重視音節的對仗工整。押首韻也成為回鶻文詩歌的典型特征。

  元代畏兀兒文人還將押韻的詩歌特征用于石刻碑文之中。除了前文提到的《亦都護高昌王世勛碑》, 還有《有元重修文殊寺碑銘》與居庸關回鶻文《造塔功德記》, (68) 都采用了押首韻的韻文形式。

  《有元重修文殊寺碑銘》, 簡稱《重修文殊寺碑》, 出土甘肅酒泉市西南的文殊山石窟, 于泰定三年 (1326) 由蒙古第三代豳王喃答失刻立。 (69) 該碑系漢文與回鶻文合璧, 正面存26行漢文, 背面有26行回鶻文, 內容大致相同, 但文體不同, 漢文為優美的散文, 而回鶻文為押韻的詩歌, 從第6行第2句起直到第25行的內容, 全為押首韻的四行詩。 (70) 而且, 建成于元末的居庸關云臺《造塔功德記》以漢、藏、回鶻、西夏、八思巴字等五種文字鐫刻而成。其中, 回鶻文部分是由悉拉特海 (S?latqay) 創作的四行詩, 全詩共有31偈, 每偈4行, 每行音節不等, 大多為16音節左右, 均押首韻, 有些地方還押尾韻。 (71) 回鶻文《造塔功德記》通篇押首韻, 韻律優美, 堪稱一篇回鶻文詩歌杰作。 (72) 此外, 《有元重修文殊寺碑銘》記載了河西地區豳王家族修建文殊山石窟寺的過程, 主持者喃答失為蒙古第三代豳王, 系成吉思汗次子察合臺系的后裔。 (73) 蒙古豳王家族奉行佛教, 并與河西回鶻關系密切, 在文化與宗教信仰上深受回鶻文化的影響, 在長期文化交融的過程中, 為日后裕固族的形成奠定了基礎。 (74) 故而, 回鶻詩歌藝術對河西地區的蒙古族以及后來的裕固族產生了不容忽視的影響。

  四、小結

  宋元之際, 伴隨著佛教在回鶻民眾中不斷洪傳與興盛, 其佛教文學也獲得長足的發展。在佛教文化的影響下, 回鶻佛教文學經歷了一個發展成熟的過程, 早期文學作品基本上為譯經文學作品, 由梵文、吐火羅文、漢文等文本翻譯而來的, 包括原始劇本、佛傳故事、本生故事、譬喻故事, 等等;至中后期, 出現了許多優秀的編譯作品或原創作品, 一些漢文、梵文佛典被改編成韻文體佛典, 還涌現出回鶻文原創作品, 包括哲學原著、詩歌、碑文、題跋, 等等?;傖椒鸞濤難ё髕肥顆喲? 內容豐富, 語言優美, 韻律和諧, 體現了回鶻文獨特的藝術魅力。

  回鶻早期佛教文學作品主要取材于印度佛經, 并非直接譯自梵文本, 而是間接譯自漢本, 諸如佛傳故事、本生故事、譬喻故事等, 僅有少量作品譯自吐火羅本, 如《彌勒會見記》?!睹擲棧峒恰吩諢傖轎難飛險季葑偶厥獾鬧匾匚? 是中國佛教文學史上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佛教文學作品, 也是回鶻佛教文學史上一部重要的鴻篇巨著?!睹擲棧峒恰吩謨賞祿鷴薇痙氤苫傖獎鏡墓討? 其性質發生了一些嬗變, 演出的戲劇性因素有所減少, 更為具有說唱文學的特征?!睹擲棧峒恰非康? 在末法末劫時彌勒佛將以人身廣傳佛法, 以人身救度眾生, 只有聆聽其講法, 才能獲得救贖。因此, 在回鶻佛教中期盼與彌勒佛相見、獲得成佛的勝因, 就成為佛教徒的共同夙愿。在回鶻文佛教文獻中頻頻出現諸如此類的題跋或發愿文, 渴望獲得彌勒佛的拯救。由此可見, 彌勒信仰不僅在漢地流傳甚廣, 也備受回鶻人推崇。

  佛傳、本生、譬喻故事是重要佛教文學作品, 其回鶻文本占有相當的比例。佛傳類回鶻文文獻數量相對偏少, 而本生類文獻數量較多, 既有流暢的手抄本, 也有精良的刻印本。這些印本殘卷不僅印制精美工整, 還配有相關的插圖, 甚至還被改編成押韻的韻文體作品。據考證, 這些帶有插圖的印本殘卷極可能出自同一部刻本。同時, 漢譯疑偽經典更為貼近世俗生活, 更為強調現實利益, 深得畏兀兒佛教徒的喜愛, 諸如《佛說北斗七星延命經》《父母恩重經》。這些疑偽經典往往更具世俗的價值, 反映了回鶻佛教徒們關注世俗利益的心態。

  回鶻人在翻譯漢文佛教文學作品時, 喜歡根據個人的喜好進行一定程度的改編, 傾向于借鑒并綜合多種漢文版本, 更為有趣的是將散文體的編譯成優美的韻文體作品。諸如《須大拏太子本生》《佛本生故事》《佛本行集經》《觀音經相應譬喻譚》《觀無量壽經》《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行愿贊》《佛說北斗七星延命經》《父母恩重經》, 等等。這類回鶻文韻文體作品深得佛教徒的偏愛, 經常以刻本的形式刊印, 并配有精美的插圖。

  至蒙元時期, 回鶻佛教文學發展至成熟階段?;傖轎氖櫨兇哦撈氐難涸戲絞接朐下山謐? 其最顯著的特點就是首韻法?;傖轎腦醋髕沸問蕉嘌? 包括長篇贊美詩、講唱文、發愿文、跋文以及碑文等, 極大地豐富了中國佛教文學以及西域佛教文學的內容?;傖餃絲嵐? 尤其喜歡押首韻的四行詩。敦煌出土的《回鶻文佛教詩歌集》是目前所知最完整、最重要的回鶻文詩集, 對研究古代回鶻詩歌的發展, 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與價值。元代畏兀兒文人還善于以韻文體撰寫石刻碑文。元代著名漢文—回鶻文合璧的《亦都護高昌王世勛碑》采用了押首韻的韻文體, 還有《有元重修文殊寺碑銘》、居庸關回鶻文《造塔功德記》等亦采用了韻文體形式?;傖轎氖瓚院游韉厙拿曬拋逡約昂罄吹腦9套宥疾松羈痰撓跋?。

  參考文獻:

  [1] 耿世民.回鶻文哈密本《彌勒會見記》研究[M].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08.
  [2] 楊富學.印度宗教文化與回鶻民間文學[M].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
  [3]楊富學.河西回鶻摩尼教稽考[J].河西學院學報, 2016 (03) .
  [4]耿世民.古代維吾爾詩歌選[M].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 1982.

  注釋:

  1 柳洪亮:《吐魯番新出摩尼教文獻研究》, 北京:文物出版社, 2000年, 第229頁。
  2 耿世民:《新疆文史論集》,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01年, 第387頁。
  3 P. Zieme, Buddhistische Stabreimdichtungen der Uiguren (《回鶻文佛教首韻詩》, Berlin, 1985; R.R.Arat, Eski Turk Siiri, Ankara, 1965;耿世民:《古代維吾爾語詩歌選》, 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 1982年;楊富學:《印度宗教文化與回鶻民間文學》,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年;張鐵山:《古代維吾爾語詩體故事、懺悔文及碑銘研究》,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5年;熱孜婭·努日:《巴黎藏回鹡文詩體般若文獻研究》,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5年。
  4 S. Cagatay, Altun Yaruk'tan iki parca, Ankara, 1945; P. Zieme, Zu den Legenden im uigurischen Goldglanzsutra, Turkluk Bilgisi Arastimalari 1, 1977, pp. 149-156.
  5 F. W. K. Muller, Uigurica, Abhandlungen der Preussischen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Berlin 1908, Nr. 2, S. 13-14;耿世民:《回鶻文<金光明經>研究》, 《新疆師范大學學報》2008年第3期, 第30-32頁。
  6 耿世民:《古代維吾爾語說唱文學<彌勒會見記>》, 《中央民族大學學報》2004年第1期, 第127頁;耿世民:《回鶻文哈密本<彌勒會見記>研究》,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08年, 第4頁。
  7 李遇春、韓翔:《新疆焉耆縣發現吐火羅文A (焉耆語) 本<彌勒會見記劇本>殘卷》, 《文物》1983年第1期, 第39-40頁;季羨林:《新博本吐火羅文A (焉者文) <彌勒會見記劇本>第十五和十六張譯釋》, 《中國文化》1989年第1期, 第37頁;季羨林:《吐火羅文和回鶻文本<彌勒會見記>性質淺議》, 《北京大學學報》1991年第2期, 第64頁。
  8 耿世民:《回鶻文哈密本<彌勒會見記>研究》,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08年, 第89-90頁。
  9 耿世民:《回鶻文哈密本<彌勒會見記>研究》,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08年, 第6頁。
  10 楊惠南:《漢譯佛經中的彌勒信仰——以彌勒上、下生為主的研究》, 《文史哲學報》第35期, 1987年12月。
  11 耿世民:《新發現的哈密本<彌勒會見記>第二品十四、十五、十六三葉研究》, 《新疆大學學報》2006年第6期, 第137頁;耿世民:《回鶻文哈密本<彌勒會見記>研究》,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08年, 第251頁。
  12 耿世民:《回鶻文哈密本<彌勒會見記>研究》,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08年, 第268-269頁。
  13 《中德啟動聯合研究回鶻文<彌勒會見記>項目》, 新華網, 2014年8月11日。
  14 季羨林:《敦煌吐魯番吐火羅語研究導論》, 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 1993年, 第48-63頁。
  15 高人雄:《<彌勒會見記>與中國戲曲——古代維吾爾族戲劇與中國戲劇之芻議》, 《新疆大學學報》2005年第5期, 第54頁。
  16 季羨林:《吐火羅文和回鶻文本<彌勒會見記>性質淺議》, 《北京大學學報》1991年第2期, 第67頁。
  17 耿世民:《古代維吾爾語佛教原始劇本<彌勒會見記> (哈密本) 研究》, 《文史》1982年第12輯, 第214頁。
  18 耿世民:《古代維吾爾語說唱文學》, 《中央民族大學學報》2004年第1期, 第126-130頁。
  19 耿世民:《回鶻文哈密本<彌勒會見記>研究》,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08年, 第533頁。
  20 耿世民:《回鶻文哈密本<彌勒會見記>研究》,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08年, 第535頁。
  21 耿世民:《新發現的哈密本<彌勒會見記>第二品十四、十五、十六三葉研究》, 《新疆大學學報》2006年第6期, 第138頁。
  22 孫昌武:《佛教文學十講》, 北京:中華書局, 2014年, 第6-7頁。
  23 楊富學:《印度宗教文化與回鶻民間文學》,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年, 第102頁。
  24 楊富學:《印度宗教文化與回鶻民間文學》,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年, 第115頁。
  25 A. von Le Coq, Ein Christliches und ein Manichaisches Manuscriptfragment in Turkischer Sprache aus Turfan (ChinsischTurkistian) , Sitzungsberichte der Preussischen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Phil.-hist.Klasse, 1909, pp. 1208-1211;楊富學:《印度宗教文化與回鶻民間文學》,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年, 第103頁。
  26 楊富學:《回鶻文<兔王本生>及相關問題研究》, 《宗教學研究》2006年第3期, 第64-65頁;楊富學:《印度宗教文化與回鶻民間文學》,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年, 第119-122頁。
  27 [德]茨默著, 楊富學、桂林譯:《回鶻板刻佛本生故事變相》, 《敦煌學輯刊》2000年第1期, 第140頁。
  28 楊富學:《印度宗教文化與回鶻民間文學》,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年, 第308頁。
  29 楊富學:《印度宗教文化與回鶻民間文學》,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年, 第308頁。
  30 [日]藤枝晃:《敦煌學導論》, 南開大學歷史系油印本, 1981年, 第61頁;楊富學:《印度宗教文化與回鶻民間文學》,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年, 第312頁。
  31 楊富學:《回鶻文<兔王本生>及相關問題研究》, 《宗教學研究》2006年第3期, 第70-65頁;楊富學:《印度宗教文化與回鶻民間文學》,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年, 第139-141頁。
  32 P. Zieme, Buddhistische Stabreimdichtungen der Uiguren, Berlin, 1985, pp.39-44。
  33 A. von Gabain, Die Drucke der Turfan-Sammlung, SDAW Berlin, 1967, p. 14;[德]茨默著, 楊富學、桂林譯:《回鶻板刻佛本生故事變相》, 《敦煌學輯刊》2000年第1期, 第138頁。
  34 P. Zieme, Buddhistische Stabreimdichtungen der Uiguren, Berlin, 1985, 圖版Ⅳ。榮新江主編:《吐魯番文書總目 (歐美收藏卷) 》, 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 2007年, 第627頁。茨默在《回鶻文佛教首韻詩》中將該文獻編號為U3904, 但在《吐魯番文書總目 (歐美收藏卷) 》編號為U3804。
  35 牛汝極:《回鶻佛教文學中的譬喻故事》, 馬大正、楊鐮主編:《西域考察與研究續編》, 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 1998年, 第295頁。
  36 [日]荒見泰史:《漢文譬喻經典及其綱要本的作用》, 陳允吉主編:《佛經文學研究論集》, 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 2004年, 第290頁。
  37 耿世民:《回鶻文<十業道譬喻故事花環>哈密本殘卷研究》, 《中央民族大學學報》2008年第1期, 第133頁。
  38 耿世民:《回鶻文<十業道譬喻故事花環>哈密本殘卷研究》, 《中央民族大學學報》2008年第1期, 第133頁;[德]茨默著, 桂林、楊富學譯:《佛教與回鶻社會》,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年, 第64-65頁。
  39 耿世民:《敦煌突厥回鶻文書導論》, 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 1994年, 第136頁。
  40 趙永紅:《回鶻文佛經詩歌<觀音經相應譬喻譚>研究>》, 畢桪等主編:《中國少數民族文學與文獻論集》, 沈陽:遼寧民族出版社, 1997年, 第372頁;牛汝極:《回鶻佛教文學中的譬喻故事文獻》, 馬大正、楊鐮主編:《西域考察與研究續編》, 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 1998年, 第296頁。
  41 趙永紅:《回鶻文佛經詩歌<觀音經相應譬喻譚>研究》, 畢桪等主編:《中國少數民族文學與文獻論集》, 沈陽:遼寧民族出版社, 1997年, 第394頁。
  42 耿世民:《新疆文史論集》,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01年, 第303-304頁。
  43 [日]莊垣內正弘:《ウイグル語寫本·〈觀音經相應〉——觀音經に關する〈Avadāna〉》, 《東洋學報》第58卷第1~2期, 1976年, 第01~037頁;《ウイグル語·ウイグル語文獻の研究I—〈觀音經に相應しい三篇のAvadāna〉及び〈阿含經〉について》 (神戶市外國語大學研究叢書12) , 神戶市外國語大學外國學研究所, 1982年。
  44 楊富學:《回鶻觀音信仰考》, 《觀世音菩薩與現代社會——第五屆中華國際佛學會議中文論文集》, 臺北:法鼓文化, 2007年, 第262頁。
  45 楊富學:《佛教與回鶻講唱文學》, 《普門學報》第26期, 2005年, 第233-224頁。
  46 張廣達、榮新江:《有關西州回鶻的一篇敦煌漢文文獻——S. 6551講經文的歷史學研究》, 《北京大學學報》1989年第2期, 第27頁;楊富學:《印度宗教文化與回鶻民間文學》,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年, 第307頁。
  47 耿世民:《試論維吾爾古典詩歌的韻律與形式》, 《古代維吾爾詩歌選》, 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 1982年, 第247-263頁。
  48 S.Tekin, Buddhistische Uigurica aus der Yuan-Zeit, Budapest:Akademiai Kiado, 1980, pp. 153-291;熱孜婭·努日:《巴黎藏回鶻文詩體般若文獻研究》,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5年, 第13頁。
  49 S. Tekin, Buddhistische Uigurica aus der Yuan-Zeit, Teil.Ⅱ, Budapest, 1980, pp.151-291;張鐵山:《突厥語族文獻學》,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05年, 第256-257頁。
  50 熱孜婭·努日:《回鶻文<常啼菩薩求法故事>及其來源問題》, 《中央民族大學學報》2014年第2期, 第124頁;熱孜婭·努日:《巴黎藏回鶻文詩體般若文獻研究》,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5年, 第172頁。
  51 榮新江主編:《吐魯番文書總目:歐美收藏卷》, 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 2007年, 第680-683頁。
  52 P. Zieme, Editions and Studies of Uigur Texts from Turfan and Tunhuang Since 1970, Journal of Central Asia Vol. 4, no. 1, 1983, p.98;[德]茨默著, 楊富學譯:《1970年以來吐魯番敦煌回鶻文宗教文獻的整理與研究》, 《敦煌研究》2000年第2期, 第172頁;[德]茨默著, 桂林、楊富學譯:《佛教與回鶻社會》,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年, 第50頁。
  53 R.R. Arat, Eski Turk Siiri, Ankara, 1965, pp. 186-211。
  54 R.R.Arat, Eski Turk Siiri, Ankara, 1965, pp.185-187;牛汝極:《回鶻佛教文獻——佛典總論及巴黎所藏敦煌回鶻文佛教文獻》, 烏魯木齊:新疆大學出版社, 2000年, 第80頁;楊富學:《印度宗教文化與回鶻民間文學》,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年, 第88頁。
  55 [明]宋濂:《元史》卷143《巙巙傳》, 北京:中華書局, 1976年, 第3416頁。
  56 [明]宋濂:《元史》卷40《順帝本紀三》, 北京:中華書局, 1976年, 第858頁。
  57 R.R. Arat, Eski Turk Siiri, Ankara, 1965, pp.177-183; Peter Zieme, Buddhistische Stabreimdichtungen der Uiguren (=Berlin TurfantexteⅩⅢ) , Berlin, 1985, pp.91-100;耿世民:《古代維吾爾詩歌選》, 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 1982年, 第79-84頁;楊富學:《印度宗教文化與回鶻民間文學》,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年, 第335頁。
  58 耿世民:《回鶻文<亦都護高昌王世勛碑>研究》, 《考古學報》1980年04期, 第515-529頁;耿世民:《新疆文史論集》,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01年, 第400-434頁。
  59 黃文弼:《亦都護高昌王世勛碑復原并校記》, 《考古》1964年第2期, 第35頁。
  60 耿世民:《回鶻文亦都護高昌王世勛碑研究》, 《考古學報》1980年第4期, 第519-520頁。
  61 耿世民:《試論維吾爾古典詩歌的韻律與形式》, 《古代維吾爾詩歌選》, 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 1982年, 第247-263頁。
  62 耿世民:《新疆文史論集》,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01年, 第306-307頁。
  63 R.R.Arat, Eski Turk Siiri, Ankara, 1965;耿世民:《新疆文史論集》,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01年, 第306-307頁;楊富學:《回鶻文獻與回鶻文化》,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3年, 第289-293頁。
  64 [元]程鉅夫:《秦國文靖公神道碑》, 李修生主編:《全元文》, 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 1999年, 第16冊第389頁。
  65 耿世民:《古代維吾爾詩歌選》, 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 1982年, 第67-68頁。
  66 R.R.Arat, Eski Turk Siiri, Ankara, 1965, pp.72-73;耿世民:《古代維吾爾語詩歌選》, 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 1982年, 第67-68頁。
  67 R.R.Arat, Eski Turk Siiri, Ankara, 1965, pp.220-223; Peter Zieme, Buddhistische Stabreimdichtungen der Uiguren, Berlin, 1985, pp.155-158。
  68 耿世民:《回鶻文<大元肅州路也可達魯花赤世襲之碑>譯釋》, 閻文儒、陳玉龍編:《向達先生紀念論文集》, 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 1986年, 第440-454頁。
  69 耿世民、張寶璽:《元回鶻文<重修文殊寺碑>初釋》, 《考古學報》1986年第2期, 第253-254頁;張海娟、楊富學:《蒙古豳王家族與河西西域佛教》, 《敦煌學輯刊》2011年第4期, 第84-97頁。
  70 耿世民、張寶璽:《元回鶻文<重修文殊寺碑>初釋》, 《考古學報》1986年第2期, 第253-254頁。
  71 [日]藤枝晃, “ゥィダル小字刻文”, 村田治郎編《居庸關》Ⅰ, 京都大學工學部, 1957年, 第270-278頁;K.Rohrborn-O.Sertkaya, Die altturkishe Inschrift am Tor-Stupa von Chu-yong-kuan, ZDMG 130, 1980, pp.304-339。
  72 楊富學:《居庸關回鶻文功德記Uday考》, 《民族語文》2003年第2期, 第62-64頁。
  73 張海娟、楊富學:《蒙古豳王家族與河西西域佛教》, 《敦煌學輯刊》2011年第4期, 第84-85、94頁。
  74 張海娟、楊富學:《蒙古豳王家族與裕固族的形成》, 《內蒙古社會科學 (漢文版) 》2015年第3期, 第41-42頁。

    王紅梅.宋元之際回鶻崇佛文學述論[J].河西學院學報,2019,35(01):12-28.
    相近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