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挂机刷魔石,快速培养幻兽升星教程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风暴魔域挂机刷魔石,快速培养幻兽升星教程您當前的位置:风暴魔域挂机刷魔石,快速培养幻兽升星教程 > 醫學論文 > 臨床醫學論文 > 精神病學論文

风暴魔域腾讯:龍里縣重性精神疾病的的調查與管理治療

時間:2015-05-30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4063字
摘要

风暴魔域挂机刷魔石,快速培养幻兽升星教程 www.awyiy.icu   重性精神疾病主要包括精神分裂癥、分裂情感性障礙、偏執性精神病、雙向( 情感) 障礙、癲癇所致精神障礙、精神發育遲滯伴發精神障礙[1].重性精神疾病發病時,患者喪失對疾病的自知力或者對行為的控制力,并可能導致危害公共安全和他人人身安全的行為,長期患病者可能對社會帶來嚴重危害。近年來全國各地發生多起重性精神病患者肇事肇禍惡性案件,精神疾病已成為我國嚴重的公共衛生和社會問題。2009 年,我國將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管理治療列為國家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之一。為掌握全縣重性精神疾病情況及流行病學特征,為制定有效預防和管理治療措施提供科學依據,龍里縣從 2011 年起開展了全縣重性精神疾病的調查與管理治療工作,現將結果報告如下。

  1 對象與方法

  1. 1 調查對象

  采用整群普查與線索調查結合的方法,對全縣 6 鎮 8 鄉159 個行政村常住居民行為異常人員作為疑似病例線索調查對象,以及《國家重性精神疾病基本數據收集分析系統》登錄的龍里縣既往經過確診的病例均作為調查對象。

  1. 2 調查方法

  由經過培訓的鄉、村衛生人員和鄉、村干部使用 2009 版《重性精神疾病治療管理工作規范》中的《行為異常人員線索調查問題清單》表和《重性精神疾病線索調查登記表》,采取分片包干,按照“鎮不漏村、街不漏巷、村不漏戶”進行普查。

  1. 3 診斷標準

  由精神專科醫師根據《中國精神障礙分類與診斷標準》對每例疑似病例和既往確診的患者進行診斷與診斷復核。

  1. 4 分析

    利用 Microsoft office Excel2003 及 Epi Info3. 5 軟件對疫情數據進行統計,對 2011 ~ 2013 年龍里縣篩查檢出的重性精神病例進行描述性流行病學分析。

  2 結 果

  2. 1 基本情況

  龍里縣位于貴州省中部,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西北,轄 6 鎮 8 鄉,159 個行政村 8 個社區居委會,總人口 2242766人。全縣擁有縣級醫療衛生機構 5 個,鄉鎮級 15 個( 1 個社區衛生服務中心) ,村衛生室 143 個,民營醫院 2 家。截至2013 年 12 月 31 日,龍里縣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共確診 544例,建立個人檔案 544 例,簽署知情同意書( 即同意納入網絡管理,并且享受國家與精神疾病相關的福利政策) 患者 544例,根據龍里縣 2013 年人口數據,龍里縣重性精神病患病率2. 43‰,15 歲以上人群患病率為 3. 11‰。

  2. 2 病情分類情況

  6 類重性精神疾病病情分類: 精神分裂癥病例 220 例,占總病例40. 44%,精神發育遲滯伴發精神障礙293 例,占總病例 53. 86%,兩類病情構成比占 94. 30%,雙相( 情感) 障礙和分裂情感性障礙最少,各占 0. 37%,見表 1.

  2. 3 時間分布

  龍里縣 2011 年以前由于未開展精神疾病防治工作,累計報告確診的精神疾病病例較少,只有 24 例,2011 年,隨著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管理工作的開展,各年度重性精神疾病檢出率逐年成倍上升,2013 年檢出 339 例,是 2012 年以前累計數的 2 倍以上,檢出率為 151. 16/10 萬,年度檢出率有統計學差異( x2= 208. 34 P < 0. 00001) 見表 2.

  2. 4 重性精神疾病鄉鎮分布

    全縣 6 鎮 8 鄉均有重性精神疾病檢出,檢出率最高鄉鎮為灣寨鄉 3. 42‰,其次為巴江鄉 3. 15‰,但各鄉鎮之間差別無顯著意義( P <0. 05) ,見表 3.

  2. 5 性別特征

  在確診的 544 例患者中,男性 342 例,患病率 133. 5/10萬,與女性 202 例患病率 90. 69/10 萬間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x2= 22. 74 P < 0. 0000019) .

  2. 6 年齡特征

  在 545 例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中,最小年齡為 5 歲,最大年齡為 77 歲,男性平均年齡為 40 歲,女性平均年齡為 38歲; 30 ~ 49 歲年齡段發病率最多,共發病 305 例,占總病例的 56. 06%,高于其他年齡段患病率,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P< 0. 001) ,見表 4.

  2. 7 職業分布特征

  在 544 例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中,農村居民 505 人,占92.83% ,干部( 技術人員) 和工人極少,職業之間患病有顯著性意義( x²= 25. 48,P < 0. 0000001) ,見表 5.

  2. 8 文化程度

  在 544 例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中,以文盲主,占 69. 12%,其次為小學文化 18. 75%,大專以上人群無,由此可見,重性精神疾病患者文化水平普遍為小學及以下文化程度,見表6.

  2. 9 婚姻狀況

  在 544 例 重 性 精 神 疾 病 患 者 中,未 婚 304 人,占55. 88% ,已婚 218 人,占 40. 08% ,喪偶 11 人,占 2. 02% ,離婚11 人,占2. 02%; 民族分類: 漢族335 人,占65. 86%,布依族苗族等少數民族 184 人,占 34. 14%.

  2. 10 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家族史情況

  否認家族史 531 人占 97. 6%,承認有家族史 13 人,占2. 40% .

  2. 11 經濟狀況及社會功能分類

  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家庭貧困 425 人,其中享受低保 159人,精神殘疾 144 人,有勞動能力者僅 140 人,無勞動能力者404 人。

  3 討 論

  根據衛生部疾控司公布精神疾病流行病學調查數據,我國擁有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約 1600 萬人,最常見的為精神分裂癥和抑郁癥[3].根據世界衛生組織 1999 年的報告,精神衛生問題的負擔占我國疾病總負擔的 19%,預計到 2020 年將增加至 20%[4].本次調查顯示,龍里縣重性精神疾病患者 544 人,患病率 2. 42‰,高于 2011 年瀾滄縣( 2. 05‰)[5],低 于 全 國 總 患 病 率 ( 13. 47‰)[6]和 青 海 患 病 率( 18. 04‰)[7],與貴州省貴陽市南明區一致( 2. 327‰)[5].

  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以精神發育遲滯伴發精神障礙為主,占患病人數的 53. 86%,精神分裂癥次之,占 40. 33%,提示二者是龍里縣重性精神疾病防治重點。男性重性精神疾病患病率高于女性,可能與男性較女性在社會上承擔的工作、生活壓力較女性大有一定關系。

  從調查結果顯示,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發病年齡以 30~ 49 歲年齡段發病率最多,共發病 305 例,占總病例的 56.075% ,這個年齡階段屬于青壯年,面臨婚姻、家庭、生活工作等一系列問題,患病與壓力較大有一定關系。農村患病率高,與農村醫療條件有限及經濟貧困不能及時得到有效的診治,另外,由于有些患者家屬的病恥感嚴重,不愿將病人送去治療,延誤病情有關。重性精神疾病與受教育程度有一定關系[8],文化程度越低,患精神疾病的比例越高。本次調查,在不同文化程度中,以文盲發病最高,其次是小學文化程度,占總病例數 88. 87%.文化程度低的人在社會上競爭力不強,生活能力差,在經濟、生活上不如文化程度高的,心理承受能力差,易出現精神障礙。13 例重性精神疾病患者承認有家族史情況,占總病例的 2. 40%,說明重性精神疾病存在一定的家族遺傳性。

  本次調查還顯示,重性精神疾病與患者婚姻狀況有關,未婚和離婚者患病率均較高。未婚人群患病率明顯高于其他人群,可能與愿意與精神病患者結婚者較少有關; 離婚人群患病率高可能是離婚作為應激事件使患者遭受重大精神刺激從而誘發精神障礙,也有一部分是在患者患精神疾病后配偶選擇與其離婚。

  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及其家庭是社會弱勢群,大部分患者家庭經濟狀況貧困,精神殘疾,無勞動能力。要落實好重性精神疾病規范管理治療工作,降低或減少重性精神疾病的發病,有效控制和減少精神疾病患者肇事肇禍的發生,必須采取政府主導、多部門配合、社會參與的綜合防治措施。

  一是建立完善精神疾病防治工作的長效機制。重性精神疾病治療管理是一項社會性、綜合性很強的系統工程,從病人的發現,治療和康復管理,需要各部門、社會各界的積極參與和有效的經費保障。成立以政府分管縣長為組長的縣重性精神疾病管理治療領導小組,成員由衛生、公安、民政、殘聯、疾控等有關部門負責人和各鄉鎮政府分管衛生鄉( 鎮) 長組成,龍里縣衛生和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建立健全縣防治機構和縣級技術小組,通過“政府主導、衛生牽頭、部門配合、社會參與”工作機制,有效推進治療管理工作有序開展。

  二是建立防治機構和人員隊伍,完善縣鎮村三級衛生服務管理治療體系。根據省衛生計生委的要求,在沒有精神醫療機構的縣級綜合醫院設立精神科,選派 1 ~ 2 名內科臨床醫生參加省級“內科醫生轉崗精神科醫生培訓”,承擔轄區內精神衛生工作診斷、治療、應急處置、培訓和指導。同時,加強對縣、鄉鎮及社區醫護人員基礎知識和基本技能的培訓,以提高對該項工作的管理能力,對重性精神疾病患者能及時地干預和治療。形成住院患者在專科醫院,病情穩定患者和康復病人的日常管理在鎮及社區的管理模式,使患者得到及時救治和規范管理。

  三是建立精神疾病醫療保障機制,解決病人看病難和因病致貧的問題。政府積極主導,建立精神疾病醫療保障機制,按照“醫保先報、醫療救助、財政兜底”的精神疾病防治原則,整合衛生、社保、民政和殘聯等資金,多渠道解決重性精神病患者醫療費用和貧困救助,使病人看病難和家庭因病致貧的問題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決。

  四是加強健康教育。加強宣傳,依托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利用“健康園地”專欄,印發宣傳資料等各種宣傳方式及途徑,大力宣傳國家對重性精神疾病防治的惠民政策,普及防治知識。做到家喻戶曉,讓各級領導干部和人民群眾了解有關精神疾病基本知識,改變舊的傳統觀念,消除對病人的歧視,共同來同情、關懷和幫助病人。加強對患者監護人及親屬的健康教育,內容包括社區康復、病患護理,疾病癥狀穩定和患者康復等知識,促進家屬監護人的思想觀念轉變,配合衛生管理人員對病人的治療和康復,促進患者早日康復,回歸社會。

  參考文獻:

  [1] 衛生部。 衛生部關于印發《重性精神疾病管理治療工作規范》的通知[S]. 衛疾控發[2009]104 號。

  [2] 中華醫學會精神科分會。 中國精神障礙分類與診斷標準[M]. 第3 版。 濟南:山東科學技術出版社,2001.31 -140.

  [3] 衛生部疾病控制司。 中國精神分裂癥防治指南( 試行)[R]. 2003.

  [4] 許 毅,胡少華。 精神衛生: 我國公共衛生事業面臨的嚴峻挑戰[J]. 中華預防醫學雜志,2005,39( 4) :228.

  [5] 連玉佳,石作宏,洪 峰,等。 貴陽市南明區重性精神疾病的流行病學調查[J]. 中國公共衛生,2014,30( 5) :541 - 544.

  [6] 韋偉香,李文峰,黃 江,等。 貴州省凱里市重性精神疾病的流行病學調查[J]. 健康之路,2013,12(3) :275 -276.

  [7] 宋志強,杜欣柏,韓國玲。 青海省 18 歲及以上人群精神障礙流行病學調查[J]. 中國心理衛生雜志,2010,24( 3) :168 -174.

  [8] 韋 波,馮啟明,陳 強,等。 廣西壯族自治區精神病的流行病學調查[J]. 現代預防醫學,2011,38( 10) : 1801- 1805.

    論文來源參考:
    相近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