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挂机刷魔石,快速培养幻兽升星教程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风暴魔域挂机刷魔石,快速培养幻兽升星教程您當前的位置:风暴魔域挂机刷魔石,快速培养幻兽升星教程 > 政治論文 > 時事政治論文

风暴魔域零元党能玩吗:明仁天皇此次生前退位的社會影響探究

時間:2019-05-10 來源:東北亞學刊 作者:丁諾舟,萬亞萍 本文字數:10078字

风暴魔域挂机刷魔石,快速培养幻兽升星教程 www.awyiy.icu   摘    要: 按日本政府的計劃, 明仁天皇將于2019年4月30日退位, 翌日德仁皇太子即位為新天皇。此次日本皇位交替, 對日本經濟、政治、外交、社會的影響均與昭和天皇病逝退位之時有較大不同。經濟上, 退位改元會在短期內引起特需, 促使關聯產業發展, 激活國內市場。政治上, 安倍內閣與宮內廳最后確定的退位日程使安倍晉三領導的自民黨有足夠時間按部就班地處理各項政治課題, 并可能憑借妥善處理天皇退位問題而獲得民眾支持其推動修憲進程。外交上, 德仁皇太子即位之后, 會接過“天皇外交”的接力棒, 其高頻度的親善活動會成為日本政府改善國際關系的利器。

  關鍵詞: 明仁天皇; 天皇退位; 改元; 日本政治; 日本經濟; 日本外交;

  Abstract: Emperor Akihito will abdicate on April 30, 2019, when PrinceNaruhito will succeed him as the new Japanese emperor.It will be the first abdication of Japanese emperor since the Meiji Restoration, the impact of which on Japanese economy, politics, diplomacy, and society will be quite different from that of when Emperor Showa passed away in the late 1980 s.In economic terms, the abdication will create special domestic needs in the short term, promoting the prosperity of business and related industries.In Political terms, the schedule of abdication provides the LDP with sufficient time to deal with various political agendas, as well as an opportunity for gain more support for the revision of Japanese constitution by properly handling the issue of the abdication.In diplomatic terms, after the succession, Emperor Naruhito take over the responsibility of Japanese " emperor's diplomacy", which will become an important asset for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to improve its foreign relations.

  Keyword: Emperor Akihito; Abdication; Change the Designation of an Imperial Reign; Japanese Politics; Japanese Economy; Japanese Diplomacy;

  2016年8月, 明仁天皇通過電視演講表達退位意愿, 掀起了影響日本社會的“退位風波”。在歷經多次“有識者會議”討論、政黨磋商與國會討論后, 認可天皇退位的“特例法”最終于2017年6月9日經參議院表決通過, 明仁天皇退位的具體實施方案基本形成。按日本政府的計劃, 明仁天皇將于2019年4月30日退位, 5月1日新天皇即位。1在退位方式與日程尚不明確之時, 中日學者從退位的歷史傳統、法律根據與政治影響角度出發, 研究分析了天皇退位的合理性與可行性。現今退位日程業已明確, 研究明仁天皇退位、德仁皇太子即位對日本政治、經濟、外交、社會可能造成的影響成為天皇制研究的新課題。

明仁天皇此次生前退位的社會影響探究

  一、天皇退位時間選擇與日本政治走向

  自明仁天皇發表電視講話以來, 安倍內閣就極為注重掌控天皇退位事務的主導權, 以削減天皇退位風波對自身政權的不利影響, 進而試圖利用天皇退位為其政治服務。在2016年12月1日召開的皇室會議2上, 安倍內閣曾與宮內廳就退位時間與改元時機展開爭論, 經過激烈的爭論后, 最終確定了明仁天皇于2019年4月30日退位、德仁皇太子于5月1日即位并于同日改元的退位日程。

  由于新元號的啟用時間對國民生活影響極大, 因此安倍內閣非常重視退位時間的選擇。安倍內閣最初主張2018年12月31日退位, 2019年1月1日即位改元, 認為跨年改元對行政系統的影響最小, 也方便國民記憶。但宮內廳表示元月1日要舉行宮中祭祀、新年祝賀等儀式, 如在此時退位即位, 則儀式過度集中, 可能影響退位事宜的順利進行, 因而反對內閣意見。宮內廳主張在宮中各種儀式告一段落后的財政年度末退位改元, 即3月31日退位, 4月1日改元。這一主張遭到安倍內閣的反對, 理由是年度末改元對行政機構和國民的壓力過大。最終, 安倍內閣與宮內廳達成妥協, 確定了2019年4月30日退位的最終方案。官房長官菅義偉在皇室會議后的記者招待會上表示, 將退位時間定在2019年4月30日是考慮到年度末 (3月31日) 為升學和就職高峰, 居民搬遷較多, 行政機構與企業的各種手續也都集中在這個時間。如果在年度末改元, 更換所有行政文書, 會給地方行政機構和企業帶來巨大壓力。將改元定在4月30日是為了減少各部門的行政壓力, 確保居民生活不受影響。3

  安倍內閣的改元時間表有著明確的政治意圖。首先, 打壓宮內廳, 確保內閣對皇室事務的主導權是安倍內閣堅持4月底退位改元的重要目的。在安倍內閣看來, 此次退位風波緣于明仁天皇, 明仁天皇的電視講話曾一度將內閣置于被動的境地。內閣相關人士向媒體透露, “如果任由傳達天皇陛下意見的宮內廳主導 (退位) , (天皇不得參與國政的) 大前提就會動搖。年度末改元確實會對行政體系造成影響, 但這也不過是事后找出的借口。”4可見, 內閣存在與宮內廳爭奪主導權的傾向。

  但是, 安倍內閣的目的不僅僅是與宮內廳對抗, 調整與優化自民黨的政治日程、確保政權穩定性才是安倍內閣堅持4月底改元的根本原因。對安倍晉三領導的自民黨而言, 2019年1月至4月的政治日程已經排滿:1月到3月國會審議2019年度政府預算案;4月舉行統一地方選舉, 產生各縣的新一任政府首腦與議員。在此次統一地方選舉中, 自民黨會與在野黨展開激烈交鋒。如果安倍政權在明仁天皇退位一事上忙中出錯, 則會對此次選舉造成不利影響, 甚至會影響2019年夏季的參議院選舉。因此安倍內閣堅持明仁天皇退位與選舉的時間要錯開。

  2019年4月30日退位是安倍內閣與宮內廳的最后妥協, 也是對現政權施政影響最小的方案。由于統一地方選舉等重大政治課題在4月底均已結束, 安倍內閣可以集中精力處理天皇退位相關事宜, 沒有顧此失彼之憂。只要政府能夠保證退位儀式順利進行, 各行政機構能夠妥善應對改元, 不給民眾日常生活造成不利影響, 就不會導致安倍政權的支持率下降。因此, 平穩實現退位改元之際的各項工作過渡是安倍內閣的當務之急。與昭和天皇過世之時不同, 此次改元有著較長準備時間, 安倍內閣極有可能以這一政治業績為基礎, 為開啟修憲程序獲取民眾支持。

  對安倍晉三而言, 天皇退位最大的政治價值在于可以分散在野黨與民眾對修憲問題的關注, 使退位議題成為修憲議題的擋箭牌。統一地方選舉、明仁天皇退位、新天皇即位, 決定修憲與否的國民投票與參議院選舉等重大政治事件接踵而至, 在野黨和民眾會應接不暇。在野黨需要確保地方議會與參議院的議席, 而民眾則會被天皇退位即位儀式及相關慶典吸引, 修憲一事較難成為民眾最關注的焦點。在這一狀況下, 安倍政權可以有條不紊地準備眾議院選舉, 在確保眾議院優勢的前提下, 憑借妥善處理天皇退位問題獲得民眾對其治理能力的支持, 進而在2019年上半年提交修憲方案, 在10月消費稅率提高之前完成國民對修憲的投票, 確保最高支持率。如果國民投票拖到10月之后, 就有可能受2019年10月的消費稅率提升影響, 國民對修憲的支持率會明顯降低。

  反之, 如果明仁天皇退位過晚, 安倍內閣則會被迫于天皇退位之前舉行國民投票, 修憲問題就有可能再度成為全日本關注的焦點, 輿論會產生激烈對立, 甚至有可能影響已有定論的天皇退位問題。無論國民投票結果如何, 一旦天皇退位過程出現問題, 安倍內閣的支持率無疑都會大減, 在野黨會借機“擴張勢力”, 修憲則會更加困難。安倍內閣最初主張2018年末退位的主要目的正是為了給修憲投票爭取充分時間, 保證天皇退位在修憲投票之前。2019年4月底退位改元的日程雖然使修憲的日程變得更緊張, 但對安倍政權來說卻是最為穩妥的時間表, 使其可以在重要政治課題塵埃落定之后, 專心處理天皇退位事宜。一旦天皇退位改元順利完成, 安倍政權很有可能立刻利用退位后的絕佳政治機會, 正式啟動修憲程序。

  二、天皇退位與經濟影響

  1989年昭和天皇去世, 給日本經濟帶來很大影響, 在全日本范圍內造成了經濟蕭條。早在1988年下半年昭和天皇病危之時, 職業棒球決賽大減價等大規模打折促銷活動便紛紛終止, 極大地抑制了日本國內消費。昭和天皇去世之后, 全日本范圍內出現“自肅 (自我約束) ”風潮, 各種慶?;疃?、體育競賽紛紛取消或延期, 電影上映也受到限制, 民眾消費行為明顯減少, 各經濟部門均遭到不同程度的沖擊。明仁天皇即位之后, “自肅”氛圍仍未好轉, 結婚典禮等私人慶?;疃蠖噯∠?。根據日本政府的調查, 1989 (平成元) 年3月的消費者態度指數大幅下降2.1個點5。

  然而, 明仁天皇的“生前退位”卻有可能有效促進民眾消費, 與安倍晉三的經濟發展戰略相呼應, 在短期乃至長期內助推日本經濟增長。由于明仁天皇是生前退位, 民眾不需要“自肅”, 商家反而可以借新天皇即位的歡慶氣氛, 組織慶祝新天皇即位的娛樂活動。現在已經有大批商家宣布將舉行慶祝新天皇即位的大規模減價促銷活動, 這無疑會成為促進消費的要素。日本大部分經濟學者看好天皇退位即位對國內經濟的積極影響, 認為只要不出現“自肅”風潮, 即是對經濟的巨大促進。

  為了充分利用并擴大明仁天皇退位、新天皇即位的經濟效果, 進一步刺激國內消費, 日本政府計劃修改《祝日法》, 將2019年5月1日設為節日, 與4月29日的昭和日、5月3日的憲法紀念日相連接, 制造“十連休黃金假期”6。長時間的休假不僅會引發旅游熱潮, 還會為日本居民提供充足的閑暇時間用于參加各種大減價活動, 短時段內的消費高潮是可以預見的。國內市場狹窄、購買力持續低迷是長年制約日本經濟發展的因素, 日本政府則希望借新天皇即位之際的消費高潮打破低消費狀態, 加速資金循環。

  新天皇即位還會為一系列產業帶來“特需”, 有效促進經濟增長。元號變更后, 無論是政府機關還是私人企業都需更新甚至重新設計公務表格、資料以更換元號, 這會為印刷、油墨、纖維造紙、頁面設計等各行業帶來大量訂單。現有的居民管理、銀行賬戶等操作系統同樣需要為適應新年號而更新與重構系統, IT行業也會因退位改元獲得可觀的收益。上述“特需”可以有效促進相關企業改善業績, 引發股價上揚。在退位將成定局后不久, 上述行業已出現好景氣前兆, 印刷業各企業股價迅速上升, 印刷成像公司光洋社的股價較前日大漲13%。2017年1月10日, 日本政府確定了“新元號”公布日期, 受此影響印刷行業、IT行業股價再度走高, 野崎印刷紙業、川瀨電腦耗材兩企業出現漲停, 光村印刷、三浦印刷的漲幅均超過10%7。如果印刷、IT相關企業的高股價能為整個證券交易市場帶來生機, 消費者購買欲與企業投資欲也會隨之改善。

  自2012年12月安倍第二次執政以來, 景氣動向指數 (CI) 持續高揚8, 如無突發事件, 這一經濟向好局面能夠堅持到2019年1月, 即持續74個月, 超過戰后維持時間最長的“伊弉冉景氣 (2002-2008年, 持續73個月) ”。而新天皇的即位剛好緊隨其后, 如果新天皇即位能夠有效刺激關聯產業, 帶動整體經濟發展, 日本就有可能實現好景氣的繼續維持。

  三、天皇退位與日本的外交關系

  象征天皇制是日本政治體制的重要特征, 天皇雖不具有政治實權, 但其行動可以體現日本的國家意志, 因而天皇及皇室往往是國際媒體密切關注的焦點, 其一言一行均會影響國際社會對日本的外交態度。2016年明仁天皇發表的電視講話立即引起各國媒體對日本天皇及天皇制的廣泛關注, 美國聯合通訊社、BBC、韓聯社、《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媒體均將明仁天皇的退位意愿放在當日報導的顯要位置, 逐漸淡出國際舞臺的天皇與皇室再度成為國際媒體關注的焦點。大多數媒體高度評價明仁天皇履行公務的高度責任感, 認為明仁天皇對和平主義的維護至關重要, 支持天皇退位?!杜υ際北ā飛踔煉緣氯駛侍穎в屑篤詿? 認為德仁皇太子尊崇日本的和平憲法, 即位后會有效遏制安倍晉三的修憲企圖。9在國際輿論的密切關注下, 安倍內閣不得不迅速著手天皇退位問題, 避免因怠慢皇室事務給自身政權在國內外帶來不利影響。

  天皇之所以被國際社會廣泛關注, 不僅因其國家元首的政治地位, 還因為天皇與皇室頻繁地作為外交使者出使各國, 具有很強的國際影響力。根據《日本國憲法》規定, 天皇不能擁有政治權力, 卻需要在內閣的承認和協助下, 履行憲法規定的“國事行為”, 10出訪外國正是天皇需要承擔的重要“國事行為”, “天皇外交”構成了日本外交體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天皇與皇室的外交活動以改善雙邊關系的“親善外交”為主要形式, 往往給各國政要、媒體與民眾留下深刻印象, 這構成國際媒體了解、關注并支持天皇的主要因素。

  長期以來, “天皇外交”就是日本政府處理國際關系的重要工具。例如自1971年至1975年, 昭和天皇連續訪問了歐美八國, 每次出訪后都會帶來日本與出訪國之間的經濟文化交流高潮。這一“天皇外交范式”在明仁天皇時代得到充分發揮, 明仁天皇的出訪次數與范圍均超過了昭和天皇11。近年, 明仁天皇因年邁體弱, 無法頻繁出國訪問, 只能在皇居接見外國使節, 天皇外交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限制。如果年富力強的德仁皇太子即位, 就可以接過天皇外交的接力棒, 擔負起日本外交體系中的重要職責。因而, 新天皇即位后有可能出現天皇外交的新高潮, 日本的國際影響力會因此提升。

  早在皇太子時期, 德仁親王就分擔了大量出訪任務。自2009年至2018年, 明仁天皇出訪外國6次, 造訪了加拿大、美國、英國、印度、帕勞、菲律賓、越南、泰國8國, 訪問以“國際親善”為主要目的12。同時期, 德仁皇太子則出訪達20次, 先后造訪了越南、土耳其、德國、加納、肯尼亞、瑞典、沙特阿拉伯、泰國、柬埔寨、老撾、盧森堡、美國、荷蘭、西班牙、南非、瑞士、湯加、馬來西亞、丹麥、巴西20國, 出訪目的涵蓋“國際親善”、外國皇室 (王室) 儀式、國際會議等方面。13親善對象和參加會議主題與日本國家利益高度契合, 出訪范圍、訪問頻度與訪問時間長度均遠超明仁天皇。德仁皇太子并非國家元首, 其出訪的影響力與外交效果無疑與天皇存在差距。一旦德仁皇太子即位, 其高頻度的出訪活動無疑會成為日本政府調整對外關系的利器。

  除了出訪之外, 新天皇對外國使節的接見同樣是天皇外交的重要組成部分。明仁天皇退位儀式與德仁皇太子的即位儀式將邀請大批外國要人參加, 這將構成新天皇的第一次“天皇外交”。即位儀式之后, 新天皇會依次會見各國使節, 會見使節的順序與待遇將會成為日本調整對外關系的重要手段。1989年昭和天皇去世之后, 明仁天皇在葬禮中接見了各國元首。按規定, 服喪期間不可以“國賓”待遇接見外國政要。由于即位儀式緊隨葬禮之后, 皇室處于服喪期間, 因而日本無法通過新天皇接見順序與外交禮遇級別調整與各國的關系。津巴布韋總統是第一位于服喪期間之后 (1990年10月) 訪問日本的國家元首, 他反而成為明仁天皇接見的第一位國賓。

  與明仁天皇即位時的情況不同, 由于沒有葬禮問題, 德仁皇太子即位后就可以國賓的形式接見各國政要。同時, 即位后不久, 日本將連續主辦G20峰會與非洲開發會議 (TICAD) 兩次國際會議, 2020年又將主辦奧林匹克運動會, 世界各國首腦均會前往日本出席, 自然希望順道獲得新天皇的接見。外務省已收到多個國家的非正式函件, 希望參加即位典禮, 并期待在即位后早日得到新天皇接見。外務省在2019年財政預算中, 計劃使用85億日元接待參加即位儀式的外賓, G20峰會的接待經費也高達247億日元14, 以確保典禮與接見的高規格, 外務省對天皇外交的期待程度可見一斑。宮內廳則表示, 只要有國家請求天皇接見, 宮內廳不會拒絕, 但可能無法保證在即位后立刻滿足全部接見請求15??梢栽ぜ? 外務省與宮內廳為新天皇確定的接見順序與外交禮遇等級可以體現日本的外交重心與傾向。

  四、退位風波與日本民眾對皇室的態度

  此次退位風波不僅喚起了國際社會對日本天皇的重視, 而且加深了日本民眾對皇室的理解與認識。近年, 天皇在日本普通民眾中的影響力呈下降趨勢, 對20歲以下的年輕人而言, 天皇是值得尊敬的存在, 但對天皇和皇室并沒有特別的親近感, 對皇室傳統及現狀的理解也相對貧乏16。然而, 以天皇的電視講話為開端, 新聞報紙、周刊、乃至電視網絡媒體開始大幅報道、介紹皇室相關問題, 面向全體日本民眾的問卷調查接踵而至, 客觀上形成了全社會范圍內的“皇室熱”。越來越多的年輕一代或主動或被動地獲得皇室的相關知識, 對皇室的關注度明顯提高, 圍繞天皇的歷史、皇室制度、天皇現狀的出版物大量涌現, 每個月都有十至二十種天皇相關圖書出版, 至2018年末這一勢頭仍然有增無減。17“皇室熱”又引發了日本傳統文化熱潮, 日本民眾對歷史文化的求知欲不斷增強, 特別是與天皇相關的歷史、傳統文化的相關書籍銷量也出現明顯上升。

  在“皇室熱”的助推下, 日本民眾對天皇制發展歷史與現狀的認識逐漸全面化, 對天皇退位一事也形成了較為統一的價值判斷。與將天皇視為國家機關, 認為天皇不享有“人權”的日本政治家、憲法學者不同, 大多數日本民眾在充分理解《日本國憲法》體系中天皇地位與職責后, 仍支持天皇擁有“退休”的“人權”, 將天皇與皇室當作“人類”看待。大多數日本民眾認為天皇的退位要求有違反憲法之嫌, 但這并沒有造成民眾對天皇的負面感情。針對退位造成的“改元”給日本民眾的生活帶來諸多不便, 但調查顯示54.9%的日本民眾表示習慣使用元號, 常用公元紀年的僅占32.6%, 在60歲以上人群中, 年號紀年與公元紀年的使用比率分別為64.7%和21.7%。18即便每次新天皇即位后的改元都會對民眾生活造成不同程度的影響, 但大多數民眾仍愿意使用與天皇制伴隨千年的年號制度, 展現了其對天皇制下傳統文化的認同感與依賴感。

  值得注意的是, 圍繞退位問題, 天皇與安倍內閣間出現了較大分歧, 日本不少媒體借此抨擊安倍內閣。然而, 日本民眾雖然支持天皇退位要求, 卻并沒有因此反對安倍內閣, 內閣支持率并未因退位問題而出現波動, 安倍率領的自民黨、公明黨聯盟不但在2017年眾議院選舉中大勝, 而且持續將支持率穩定維持在40%-50%之間。19在民眾看來, 安倍內閣雖然在最初怠慢天皇要求, 迫使天皇不得不以電視講話的方式表達自身意愿, 但是在電視講話之后, 安倍內閣做出了迅速有效的回應, 雖然解決方案回避了女性繼承人等問題, 并沒有完全滿足天皇的要求, 但安倍內閣在較短時間內確定了可行性極高的方案, 與此前民主黨執政時的拖沓作風形成鮮明對比。因此, 天皇退位風波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加強了民眾對安倍內閣的信賴, 2016年9月的內閣支持率較8月略有提升, 而不支持率則明顯下降。20在天皇退位的日程上, 安倍內閣的主張也與日本民眾較為一致。70%的日本民眾與安倍內閣一樣希望新年“元日”改元, 與此相對的, 贊成宮內廳年度初 (4月1日) 改元主張的民眾僅有16%21。由于年度初是升學就職搬遷的高峰期, 這一時期即位改元給日本民眾帶來的負擔無疑最大。而安倍內閣提出的最終妥協案避開了年度初的高峰期, 滿足了民眾的實際需要, 因而獲得了民眾青睞??杉? 日本民眾對天皇與皇室的態度極為理性, 在道義上支持天皇要求, 在行政處理上贊賞安倍內閣的效率, 在日程上選取對日常生活沖擊最小的退位方案, 既不會盲目支持天皇抨擊內閣, 也不會無視天皇要求放任內閣, 在總體的保守主義下尋求穩定而漸進的改革, 這不僅是民眾對天皇退位的態度, 也是對日本其他政治經濟改革的基本態度。

  五、結語

  自明治維新以來, 父死子繼是日本皇位傳承的基本原則。明仁天皇此次生前退位徹底改變了皇室繼承原則, 日本政府通過“特例法”的形式承認天皇“退休”權利, 創造了影響后世的先例。對日本政府, 特別是安倍內閣而言, 天皇的生前退位會在經濟、政治、外交領域帶來諸多益處。

  天皇退位即位會造成客觀的“特需”, 能夠有效激活相關生產部門產能, 進而帶動整體經濟向好發展。新天皇即位不久, 東京將主辦2020年奧林匹克運動會, 投資與國際交流的增多可以接過“退位特需”的接力棒, 將好景氣持續下去。同時, 安倍晉三2018年訪華, 中日關系轉暖, 經濟文化領域交流與合作也將穩步增強, 這一國際環境也會成為日本經濟向好發展的重要背景。在退位“特需”、奧林匹克運動會、中日關系回暖的三重促進下, 日本經濟會得到難得的發展機遇, 如果在這一期間日本經濟出現明顯好轉, 以振興經濟為競選口號的安倍政權則會更加穩定。安倍極有可能利用經濟發展獲得的民眾支持發動修憲投票, 實現其長期以來的政治目標。

  在外交上, 年富力強的新天皇可以承擔更多的國事活動, 日本政府對新天皇的政治、外交利用將會明顯增多, 有可能出現“天皇外交”的高潮, 日本與天皇的影響力有可能滲透至更多國家和地區。就國內而言, 日本普通民眾對皇室的態度不會因此次退位風波出現明顯改變, 但對皇室的關注度卻有可能持續上升。然而對天皇和皇室自身而言, 此次退位日程雖可解燃眉之急, 卻并未解決女性繼承權、皇室成員制度等基本問題。對皇室來說, 改革完善皇室制度將會是長期課題, 而只有通過向外界發出聲音, 獲取民眾與國際媒體的支持與理解, 才能迫使日本政府著手解決皇室問題, 這是皇室在此次退位風波中獲得的經驗。然而, 如何在憲法允許的前提下發出自己的聲音, 仍是今后皇室要斟酌的命題。

  對中國而言, 明仁天皇的退位既能帶來機遇, 又會帶來挑戰。退位可能帶來日本經濟復蘇與增長, 在中日經貿合作回暖的狀況下, 日本的經濟復蘇有利于中日兩國。而退位、東京奧林匹克等重大事件也可能成為中國民眾關注日本的契機, 如果中國民眾因此可以加深對日本的了解與興趣, 兩國的文化交流也可能出現新高潮。然而, 新天皇的即位計劃已經造成日本國內保守勢力的抬頭, 右翼勢力活動呈復蘇趨勢。不少右翼勢力希望借天皇交替之際, 重樹自身地位, 他們宣稱自己為新天皇的忠臣, 借新天皇之名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張。右翼活動家播磨屋助次郎宣稱自己得到了成為“德仁天皇守護神”的“神諭”, 不斷強化右翼思想宣傳車隊“天皇特別宣傳隊”的宣傳力度, 在東京各地發放傳單, 稱新元號頒布之際將發動“大救世”。各地方及以網絡為媒介的右翼團體也將新天皇即位視為擴大活動的重要契機。雖然這些右翼團體目前勢力不大, 但值得警惕。此外, 此次天皇退位的先例有可能被政府濫用, 不符合政府意志的天皇有可能被逼迫退位, 政府的權力會因之擴大。這既是日本民眾最為擔憂的問題, 也是外界需要關注的政治動向。

  注釋:

  1 「政令第三百二號天皇の退位等に関する皇室典范特例法の施行期日を定める政令」、首相官邸ホームページ。https://www.kantei.go.jp/jp/headline/pdf/taii_tokurei/siryou6.pdf.
  2 皇室會議由兩名皇族、眾議院正副議長、參議院正副議長、內閣總理大臣、宮內廳長官、最高裁判所兩名法官組成, 以決定皇室重要事務為主要職能。
  3 「天皇退位、19年4月30日政府が閣議決定」、『日本経済新聞』2017年12月8日。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MZO24411930Y7A201C1MM0000.
  4 「退位:日程、苦肉の策官邸と宮內庁綱引き」、『毎日新聞』2017年12月2日。https://mainichi.jp/articles/20171202/k00/00m/010/185000c.
  5 「昭和から平成改元時の消費者態度指數の推移」、『産経新聞』2017年12月1日。https://www.sankei.com/economy/photos/171201/ecn1712010044-p1.html.
  6 「新天皇即位日は祝日、GWは10連休に式典委員會方針」、『朝日新聞』2018年10月12日。https://www.asahi.com/articles/ASLBC72ZFLBCUTFK01H.html.
  7 [日]平田和生:「『平成』が変わるとき、どのような経済効果があるのか」、DAILY ANDS編集部、2016年9月8日。https://daily-ands.jp/posts/57cfa67173f32139d9b8edbd.
  8 「統計表一覧:景気動向指數過去の概要」、內閣府ホームページ、2015年5月。//www.esri.cao.go.jp/jp/stat/di/di_past2.html.
  9 The New York Times, Emperor Akihito of Japan Plans to Abdicate Throne, Broadcaster Says, 2016-7-14.https://www.nytimes.com/2016/07/14/world/asia/emperor-akih-ito-abdicate.html.
  10 「日本國憲法 (昭和二十一年憲法) 」、e-Govホームページ。//elaws.e-gov.go.jp/search/elawsSearch/elaws_search/lsg0500/detail?lawId=321CONSTITUTION#8.
  11 張敏:《日本戰后外交新模式的摸索與構建---日本天皇外交“訪美范式”》, 《日本問題研究》2016年第4期。
  12 「天皇·皇族の外國ご訪問一覧表」、宮內庁ホームページ。//www.kunaicho.go.jp/about/gokomu/shinzen/gaikoku/gaikoku-h21-30.html.
  13 「天皇·皇族の外國ご訪問一覧表」、宮內庁ホームページ。//www.kunaicho.go.jp/about/gokomu/shinzen/gaikoku/gaikoku-h21-30.html.
  14 「『即位の禮』賓客招待で85億円要求へ外務省」、NHK、2018年8月30日。https://www.nhk.or.jp/politics/articles/lastweek/8160.html.
  15 「天皇陛下の御退位及び皇太子殿下の御即位に伴う式典の挙行に系る基本方針」、首相官邸ホームページ、2018年3月30日。https://www.kantei.go.jp/jp/singi/taii_junbi/pdf/h300330_kihon_housin.pdf.
  16 「第9回『日本人の意識』調査結果の概要」、NHK放送文化研究所、2013年10月。ht-tps://www.nhk.or.jp/bunken/summary/yoron/social/pdf/140520.pdf.
  17 筆者根據亞馬遜新書發售情況自行統計結果。
  18 「『元號よく使用』54.9%=『西暦』若年ほど浸透」、『時事世論調査』2019年1月28日。https://www.jiji.com/jc/article?k=2019011800867&g=soc.
  19 「世論調査內閣支持率」、NHK選挙WEB。//www.nhk.or.jp/senkyo/shijiritsu.
  20 「世論調査內閣支持率」、NHK選挙WEB。//www.nhk.or.jp/senkyo/shijiritsu.
  21 「改元の時期、『元日』支持が70%朝日新聞世論調査」、『朝日新聞』2017年7月4日。https://www.asahi.com/articles/ASK734JQJK73UPQJ004.html.

    丁諾舟,萬亞萍.試析明仁天皇退位對日本社會的影響[J].東北亞學刊,2019(02):37-48+145-146.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